恆南書院 - 身心性命.內修外用
 
     
緬懷南師
南師生平與著作
南師墨跡
南師紀念文章
建院緣起
        恆南書院是秉承先師南懷瑾先生意願而建造。時在二零零六年,因思於滬上建造書院,作為先生弘揚中華文化基地之一。先生欣然首肯,並定名為「南懷瑾書院」。
        二零零七年選定浦江鎮恒南路為書院址,此處位於友誼河及三友河之側,頗有東西文化滙通及儒釋道三友之意涵...
詳情 >>   
 
懷念南師 ——古道

懷念南師
古道


       老師走了,但老師的音容時常會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也時常會想起隨老師學習的那段生活……

       因本如法師的因緣,以前會常去南普陀寺小住,因此認識了幾位台灣十方禪林來的學長們,是老師派他們到廈門大學學習中醫的,在他們那裡聽說了很多關於老師的神奇故事。

       記得最初拜見老師是在1993年年底。從閩侯大雪峰禪堂下來去參加老師主持的南普陀寺禪七,在去廈門大學拜見老師之前的幾天,有一次,宏忍法師在南普陀方丈樓說起老師武功如何了得時,俺還不以為然,我說等見到老師時,要不先給他來個掃蕩腿,看他能不能躲得過。宏忍師父聽了哈哈大笑說,見到老師就怕你不敢掃過去。我說,那有啥不敢的?

       幾天後,開化法師真的帶我去廈大拜見老師時,本來想好的掃蕩腿卻成了恭敬的一拜。那次見面本來想向老師請教一些修行上的問題,結果成了給老師彙報近三個小時的江湖見聞及自己的學習經歷,惹得老師不時的哈哈大笑。

       回來后,見到宏忍師父問我,你的少林掃蕩腿出了沒有?我說,沒掃成,我給老師恭敬的磕了個響頭。哈哈……

       那次的“南禪七日”是我很多禪七中明白最多道理的一次,真是法喜充滿。也從那次以後俺才開始認真讀起老師的諸多著作。

       當時我非常羡慕那些學長們能夠親近老師,我還經常跟他們說,如果能讓我親近老師,能經常聽到老師講課,那怕讓我每天給老師端盤子洗碗都成。

       後來真的應了妙湛老和尚那句“發心就有緣” 的話。

       03年去上海長發花園聽了幾天老師講授的《大寶積經》定分一課。

       04年8月有幸跟隨本如法師到長發花園閉關,在兩年的時間裡,不但每天能聽到老師的講課,還經常到老師餐桌上蹭頓晚餐,還聽過老師用川戲唱袁太老師的《醉後之光》,還有幸一睹老師極具力道與韻味的南拳。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閉關一開始,老師就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給大家講授《達摩禪經》,後來還指導大家學習了《修行道地經》等,期間還不時地讓我們抽籤來試講,那簡直就是趕鴨子上架,時常被弄得一身大汗。

       老師那時精神特別好。經常在早晨三、四點鐘打電話把我們叫到書房,講授十六特勝法門,以及與禪定的關係、禪定的次第等等,我覺得老師非常注重對禪定的實踐。

       爲了跟老師的作息時間一致,我們也變成夜裡學習用功,上午休息的習慣,這種習慣到現在還沒完全改回來。現在十六特勝倒是沒修好,卻修成了夜裡不睡早晨不起的夜貓子了。

       現在覺得當時專修時,身心覺受上的轉變和進步非常明顯,看來這事兒非得刻苦專修一番不可,否則,像現在這樣早晚定時用功的方式,效果很慢,會把修證的時間拖得更長。

       在整理《達摩禪經》講記那一段時間裡,最有意思的是,幾乎每天早晨5點多準時看到錦揚兄穿著線褲,披個灰色棉僧袍來敲門,把老師午夜裡親筆修改好的文稿交給我們,沒有一句話,就這樣默默傳遞了四個多月。

       還記得在05年3月的一個下午,因為那段時間感覺自己的心跳有問題,心律不齊不說,有時簡直像停止了一樣,并伴隨著陣陣疼痛,就去找老師請假,想去醫院檢查一下。結果,得到的是老師幾句如雷般的大喝:“看什麽看?你不是來這裡閉關的嗎?死了就死了嘛!大不了下輩子再繼續嘛!”被這麼一喝,我當時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轉,只是我硬是沒讓它掉下來。心裡卻想“老師咋這麼無情呀?俺心臟真的好痛啊!”後來老師可能擔心把我嚇壞了,用和緩的語氣說:“修道人的病有些是醫生看不好的,因為真用功修行身體四大自然會有變化,有些現象是轉變的過程而已,如果診斷不好,當作心臟病什麽的治療,再做個手術什麽的,那就完蛋了。你看我80多歲了,還在用自己生命來實踐佛法啊!我比你們用功啊。你看,歷代祖師們都是不怕死的人,怕死就別玩這事了。”然後鼓勵我回去繼續用功,并給了幾包粉狀中藥。俺只好打消就醫的念頭。

       每天依舊照常練習瑜伽和靜坐,并繼續整理老師的講課記錄。後來也不管心臟疼痛的事了,疼痛的現象大約持續了將近兩個月後,不覺間果然自己痊愈了。後因事去登山,發現以前登山氣喘的現象沒有了,也不覺得怎麼累。生命真是一個神奇的東西。後來我在想,如果當時老師沒有制止我,我到醫院裡可能真的當作心臟病啥的動個手術,也許真的就完蛋了。

       還記得在《達摩禪經》記錄初稿完成的那天晚餐時,老師非常高興地拿出50年茅臺,很豪邁的說:我們是注解《達摩禪經》的古今第一人了。那天大家都充滿了喜悅,那酒喝得很開心……

       跟隨老師學習的那段時光,留下了很多很多美好的回憶。

       特別是在太湖大學堂的幾年工作中,看似平淡,卻跟隨老師和學長們學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那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體驗。

       說到了這裡,忽然想起了老師常說的一句詩:“當時只是尋常事,過後思量倍有情。”是啊!人生就是這樣,那些茶餘飯後的點滴提示或關懷,當年看似尋常,現在回憶起來卻那樣親切和珍貴。

       學會珍惜眼前一切,努力去做到老師要求的“做一個能反省、謙虛、精進的平凡人。”

       關於去年月圓之夜與老師訣別前後的事,真的不願多想了。

       老師太累了,選擇了休息。留下那麼多傳奇和闡述關於先哲思想的話語後,自在離去,這樣挺好的。佛說萬法無常,都是生滅法。

       世間事總會留下一些遺憾。洞山建設沒能按老師的指示如期完工,造成老師來洞山的心願沒能實現,這是我最大的遺憾。真後悔當初為什麽不迅速建好一個四合院啥的,迎請老師到洞山來呢?

       今天懷念著老師,回想著這些往事,癡人說夢般的寫了這些,但覺得內心非常寧靜,好想再給 老師吹一曲那首“寒山僧蹤”……

       也不知道老師現在到哪裡休息去了?咋就不像傳說中那樣給咱托個夢啥的呢?

       老師,非常感謝您的教誨!

       老師,非常懷念您!(古道於洞山 2013年7月12日)

本文版權屬於作者所有,並授權本網站刊載。除非另有聲明,沒有書面許可的任何人不得轉載或使用整體或任何部分的內容,否則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恆南書院 - 弘揚東西文化精華
Copyright © 2013 恆南書院版權所有
地址:上海閔行區恆南路1288號     沪ICP备:13025886
法律聲明   |   版權聲明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