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南書院 - 身心性命.內修外用
 
     
緬懷南師
南師生平與著作
南師墨跡
南師紀念文章
建院緣起
        恆南書院是秉承先師南懷瑾先生意願而建造。時在二零零六年,因思於滬上建造書院,作為先生弘揚中華文化基地之一。先生欣然首肯,並定名為「南懷瑾書院」。
        二零零七年選定浦江鎮恒南路為書院址,此處位於友誼河及三友河之側,頗有東西文化滙通及儒釋道三友之意涵...
詳情 >>   
 
我從南老師學了些什麼 ——林蒼生

我從南老師學了些什麼
林蒼生


       就像散佈在全世界各地千千萬萬的學生那樣,我也常把「南老師」三個字掛在嘴邊,就在這麼一個不知不覺的當中,南老師影響了我的一生。

       應該快四十年了吧!那時少不更事,卻很想上進,因為蕭政之先生的引介,我得以有機會會見南老師。那時,不知什麼原因,我很怕被看出沒有修行的內在空虛。南老師問我,有什麼問題嗎?為什麼要找我?那親切,在我從小嚴格的家風中是很少體會到的,我一下子動員了所有腦筋的智慧說:「不知什麼原因,我從小會在腦後,有一個很微細的高頻率像笛子聲音的音響,在心地安靜的時候就會跑出來。」這是真的,但問題好像很蠢。

       沒想到,南老師二話不說,就請李淑君拿出一本厚厚的楞嚴經,一下子翻到第25圓通,從「初於聞中,入流亡所」講起,有條理,有理路,但有許多我聽不明白的地方,尤其說到「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更是不敢相信,人的意識真有這麼一個可以進入的狀態嗎?說到「盡聞不住,覺所覺空」,我就茫然不知所措了。

       從此之後,這觀音菩薩的入流方法,成為我常常要去摸索的領域。甚至「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已變成像「唵嗎呢叭咪吽」那樣,成為我的隨身咒語了。但了然不生時,死寂一片會是什麼境界呢?那疑團始終在心頭盤旋。

       我曾經這麼思考「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意思是有聲音與沒有聲音完全是一體的。那麼我們如何進入這聲音與非聲音的世界不起分別呢?太難了,老子說大音希聲,在聲音的背後,仍有個更大的聲音,但太大了,反而我們聽不見。那麼,「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是指這個聲音與非聲音融合在一起,聽起來沒有聲音的「安靜」嗎?

       那麼,我們心靈覺得安靜,是真的或是假的呢?因此,我常把聲音看做非聲音,而要把非聲音看成什麼,就找不到答案了,我在這「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句下困惑至今。總是百年鑽故紙,不得其解。

       雖然不得其解,我逐漸體會到,唱歌時一個音與一個音的中間,有個空白,那空白與聲音雖非混在一體,但從學科學的角度來看,我逐漸體會出,聲音與聲音之間的空白,與聲音是不同次元的,我們怎麼由聲音的次元,進入更高的次元,才是體會「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門路吧!

       這就好像參話頭,「話語」與「話頭」是不同次元的領域,所以如何參,如何鑽,總是不容易參出個所以然來。我們的思想是能量,思想複雜,消耗的能量就多,如只唸一個佛號或咒語或將思想集中在一個參話頭上,所使用的能量就少多了,所以淨土的唸佛是個很好的法門,其所消耗的能量較少,雖然較少,仍然是消耗了能量。因此,禪門古德說要「向上一路,更上層樓」,意即要由唸佛的單一念頭,更進一步到「無念」,無念才是更高次元,無念才是聲音的背後,能了然不生的源頭來源。

       當初老師的一席話,加上以後李淑君總是把老師的錄音帶寄來台南給我,所以雖然無法親臨老師許許多多的課堂珠璣,而那錄音帶的智慧,是我至今仍念念不忘的恩德。總計起來,老師的錄音帶我不知聽了多少卷,總之,由沒有學問進步到好像有學問。而且也因「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濡染,我由沒有修行變得好像有修行,我一生至今,沒有變壞,沒有在社會洪流或是生意場所的洪流中被淹沒而變壞,我相信老師給我的啟發是不可言喻的重要。

       我的工作生涯中,剛好是台灣由農業社會轉型進入工業社會的這一段期間,在那敦樸的社會中做生意,應酬常常是做成生意的關鍵。我因此學會了喝酒,在喝酒的文化裡要學壞很快,要學好除非有李白或李清照的才氣。我自思不及,所以我有一段時間吃素不抽煙不喝酒,學習做一個雖談不上是聖人,也應可說是生意場所的乖人或好人。有一天,我很自豪地向老師說,我吃素不喝酒不抽煙已經六年了,對一個抽煙喝酒二十幾年的年輕人來說,這六年可真是夠偉大的了。沒有想到,老師竟然說:「蒼生啊!你的世緣深,不應吃素,也不應不喝酒。」這真是如雷一霹的回答,我楞住了。也從那時起我又開始喝酒。但喝酒的拿捏,就像聲音的「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學習,我希望也能做到「醒醉二相,了然不生」的微醺境界,但真的難矣。要在「會須一飲三百杯」的豪氣中,與打坐唸佛的平靜心靈間找到平衡點,似乎比參「動靜二相」更難。雖然如此,我確實沒有在生意場所的追逐中迷失,老師的談笑風生,以及談笑風生中的智慧是我每每能拿捏得當的原因。那拿捏在於豪放與平靜的背後有一個更高的次元要去體會。無極會生出陰陽太極,無極的次元一定要比太極的次元高,因此,如果豪放是陽,平靜是陰,那麼在豪放與平靜的更上次元是什麼呢?老子說的「知白守黑」,當你知道白的豪放時,仍要守住平靜的黑,那麼重要的是那個「守」了,我因此由「守」字而逐漸體會了「當下」的重要。

       老師也曾提起,西方的佛法,已開始有所突破,我們不要關在自己的東方佛法裡自鳴得意,我們要同時將西方佛法與東方佛法一起參究,才能知道如何才是佛法的世界性。我因此而更涉入Krishnamurti、一行禪師……等的當下體驗,與new age的許多對生命詮釋的客觀佛法描述。也因此,更由我讀電機的有限科學智識,努力鑽研量子力學的理解,沒想到量子力學是與佛法那麼接近,我因此更相信在21世紀的今天,科學與佛法將有一個交會點。這是老師身邊朱文光師兄講的話,他告訴我紫微斗數是科學,不只是風水裡江湖術士的學問。因為土星木星20年交會一次,兩個星星體積合起來大到要影響地球上的大事件很容易。而20年的3倍或9倍,60年及180年更是一個明顯的大週期,所以中國的朝代很少超過180年。而且紫微斗數的八字,是4個60年或然率的符號,4個60年共有1296萬年,這數字又與地軸轉一圈的時間有關。因此,八字是人生下來時宇宙在你身上充電的總磁場的代號,當然由此代號去推算,就可知道我們的命運如何在與宇宙的互動時找到其變化的規則了。朱文光是我敬佩的師兄,他很少言辭,卻是邏輯清楚的數學人、科學人及學佛的人。他能在這兩者中間找到平衡點。當然我也必須在我的生涯裡使科學與佛法有一個交會,在交會的平衡中沒有矛盾,沒有分裂,相信只有當下的覺知才做得到,而當下的覺知覺照深入進去是不是就接近「動靜二相,了然不生」了呢?

       老師由圓覺經、金剛經、指月錄、宗鏡錄、參同契、大學、中庸到孟子、列子.....等等,縱橫古今,涵括十方,談起話來,笑罵自如,不管如何笑罵,都令人受用無窮,滿載而歸。那功力令人領略了一代宗師的風範,我在老師離開台灣前的最後一次機會,參加了准提法門的禪修會。雖然老師的錄音帶我聽得很多,但因在南部,工作又忙,沒有機會參加老師平常的禪修。這一次是我第二次參加,卻又是令我終身有了依靠的扶持。從此以後,准提咒沒有斷過,忙也准提,閒也准提,清醒也准提,微醺時候也准提,竟然在安靜時候,准提咒就自然由心底升起,自己唸了起來。可惜尚不知道,睡覺作夢有沒有准提。准提法漢朝就有了,也不知是密或顯,反正我這無緣入關門的人,只要有個扶持能安心立命就好了。後來有機會去了一趟青海三江源,在那裡看到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地方,竟然是滿地遍野都是刻有六字大明咒的石頭,江水上的石頭,峭壁上的石頭,所踏之處,處處都是這叫「瑪尼石」的石頭,聽說不知有幾億個,在看到這些他們感念文成公主恩德的奉獻石,如此之多,忽然體會出准提咒與六字大明咒的影響,這麼深遠是有原因的。

       那原因在觀音菩薩咒語的音律中,也在我們的心中,這心與音的連接,應該就是我們要去深入的東西吧!因為「唵嗎呢叭咪吽」,我與音連接了,我與觀音菩薩連接了,我遂與天地山水也連接了,這連接成為一體的感覺,很令人有回家的體會。在量子力學裡,意識是能量,意識與NASA所找出的黑暗能量有關,所以當我們看山河大地,山河大地是在我們的意識的粒子狀態中存在。當我們不看山河大地,意識變成波的狀態存在時,山河大地就回到其基本能量波的狀態,山河大地就不存在了。這虛無縹緲的解說,居然是科學,這使我更堅信,我們必須對我們所看到的世界,重新認識。

       我們的生命是如此虛無縹緲,我們的世界真的也是如此虛無縹緲,在虛無縹緲與虛無縹緲中,我們是一體的,我們與世界與宇宙也是一體,既然都是一體的,我們又在找什麼呢?我們又在忙什麼呢?我們能從這虛無縹緲中更上層樓嗎?或許莊子的「混沌」與霍金的「大霹靂」開始的時「渾然」都同樣地,在談這一件事吧!

       大約三十年前吧!老師告訴我們「未來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說法絕對沒有錯,但「中國人」三個字,你們不要以為是在講你自己,就像曾國藩法統與血統之辯,凡能接受中華文化的人,不論漢胡皆是漢人。所以,「中國人」應解釋為,未來能以「社會主義的福利,共產主義的理想,資本主義的方法,再加上中華文化的精神,來使世界融合成一體的人」都可說是中國人。換句話說,未來的世界,將是以這三種不同的主義,再以中華文化的精神來融合成一體的世界。

       這30年前的世界觀,真的很令我驚訝受用。在大約香港回歸時候,那時「資本主義的方法」這詞句非常流行,我問老師,連詞句都完全一樣,您是怎麼推測的,他笑一笑,只說:「筆拿來,我寫給你」。坦白說,這種心靈的宏觀推論,是南老師的「獨門」智慧。現在的地球村,已愈來愈呈現出老師的說法了。我因此更加相信,未來的地球村一定是這樣形成的,而且大家可以想像,這樣的中國人的世紀,不是已很接近「世界大同」了嗎?

       我們甚至可以由這樣的觀念延伸,推想在大陸的文化大革命之後,所有中華文化的精華都已集中到台灣來。台灣四百年前是閩南海洋經濟圈的中心,未來在中國崛起走向世界的時候,這閩南或閩台海洋經濟圈又將成為亞洲經濟的中心,這時台灣將又要扮演比四百年前更重要的世界性角色了。

       南老師所講的,像這樣形態的中國人世紀如果到來,台灣這種以中華文化的精神為中心的角色,在世界的舞台上將非常耀眼,因此我們不要妄自菲薄,在統獨之間爭論不休,我們要使中華文化在地球村形成的過程中發揮其精神中心的角色,也唯有如此才是台灣未來的生存之道。也是南老師留給我們的很智慧性的伏筆。

       老師這21世紀未來世界形態的推演,居然也已含藏著解決台灣與大陸問題的方向,我相信這推演並沒有任何政治的色彩,完全是一種智慧的邏輯結論。所以台灣在經濟富足的今天,要開始以中華文化的精神為基礎,來引導經濟的走向,使台灣經濟的富足逐漸轉向精神文明的富足。正如易經裡的理念,在「小畜」的經濟富足時,必須經由「觀」卦與「豫」卦的制禮作樂,使社會在文化禮樂的薰陶中走向「大畜」的精神富足。那麼,在經濟與文化平衡發展的過程,台灣就很可能成為柏拉圖的理想國,或禮紀「世界大同」的實驗地了。

       人生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為家庭打拼,第二個階段為社會國家做出貢獻,第三階段為自己的生命著想。這三個階段,由一到三是社會人才,由三到一是特出人才,三個階段都能兼顧才是世上第一等人才。老師由儒家、道家甚至雜家並加入最重要的佛法來教導我們,期待我們能成為世上第一等人才。這第一等人才的培育,不分東方西方皆可適用。

       我這幾年來一直思考,如何才是一個完美人格的形成。我因此提出身心靈的金字塔

       思維 ,一個人如能身心靈兼優,絕對不是凡人;一個公司如能身心靈兼備,絕對不會失敗;一個社會如能身心靈皆和諧發展,這個社會絕對不會混亂。身心靈是一種人類生命能量的不同形態,形態不同,能量則一。研究量子力學的人都知道,尤其在即將發現「上帝的粒子」的今天,科學已很清楚地說明,整個山河大地,甚至宇宙都是能量的不同呈現方式。人的意識是能量,人有意識,山河大地也有意識,草木礦石更是有其自己的意識,能量有粗細大小,意識頻率有差別如此而已。這些身心靈的思維,由能量啟發,它是科學與佛法交會的地方,正如同老師通貫百家,慈悲胸懷,以眾生為兒女,以兒女為眾生,我不知道老師如何把中華文化融會貫通,使與今日科學及生命在社會百態中做如此美妙的結合,但老師諄諄善誨,苦心婆婆,恨鐵不成鋼,而仍能在平和中對著我們談天說地,也似乎對著全世界談天說地,那胸懷是如何養成的,我常思而及此,便又要不敢怠慢唸起「唵嗎呢叭咪吽」來了。

       修行是由身深入到心,由心深入到靈的過程,我們身體裡細胞的中子,生命只有917秒,能由身到心的安靜,由心的安靜進入靈的安頓的人,其新陳代謝前後的中子能量是不同的,低能量的中子出去,高能量的中子進來,人生命的品質就提高了,這過程叫修行。有人能頓悟,一下子由身到靈,有人循序漸進逐步進入心,進入靈,慢慢深入更微細境界,兩者之間沒有好壞差別。例如,一下子飛到黃山,看黃山的美,那是頓悟,但也可慢慢走向黃山,一路上瀟洒自在品玩山水,兩者之間,沒有好壞差別。重要的是「品玩」兩個字。能安靜才能自在,能自在才能品玩,而這全部過程都要經過自己的「當下」來領會。沒在當下,不可能有頓悟,悟了的人隨時都在當下,沒在當下,也不可能有品玩。當下是生命的中心點,從點而面,從面而體,而到山河大地世界宇宙,相信這才是指向「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路吧!

       老師似乎走了,老師其實還在。跟老師學佛,我是劣等生,我一直都在門外,但老師的身影使我知道古代孔孟也應是如此身影,我聽老師的錄音帶,我知道佛陀靈鷲山講的也應是如此音調,今天思及老師如何從我年輕時候幾句話就影響了我的一生,我知道,我們在靈的部分已有其巧妙的共鳴,如此身心靈俱備,當然老師沒有走,老師永遠與我們常在。

       雖然如此,再看不到老師的身影,仍然在心中會有一個孤寂的感覺催著我精進。聽不到老師的聲音,再從錄音帶裡捕捉的親切感,也只是夢裡空花。我們能持有的只是牢牢地隨時隨地的與老師的靈相共鳴。

       共鳴是人與宇宙一體的證明,我們不是因此又被老師一棒打下?「傻瓜,這時怎麼沒有頓悟呢!哈!」

       天仍然是美麗的藍,地仍然有泥土的芬芳,拈花的人走了,微笑仍存在世上傳遞著微笑的芬芳,就讓那微笑在天地之間流傳下去吧!就像惠能走了,百丈走了,虛雲走了,一代一代先賢走了那樣,我們就虔誠地接起一代一代先賢的棒子,也讓棒子傳承下去吧!

 

本文版權屬於作者所有,並授權本網站刊載。除非另有聲明,沒有書面許可的任何人不得轉載或使用整體或任何部分的內容,否則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恆南書院 - 弘揚東西文化精華
Copyright © 2013 恆南書院版權所有
地址:上海閔行區恆南路1288號     沪ICP备:13025886
法律聲明   |   版權聲明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