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南書院 - 身心性命.內修外用
 
     
系列活動
南師百日忌辰紀念活動
南師誕辰紀念講座系列
國際研討會系列
恒南大講堂講座系列
內部研習活動
溫州樂清專題講座
《史記》研讀班
《論語別裁》研讀班班
建院緣起
        恆南書院是秉承先師南懷瑾先生意願而建造。時在二零零六年,因思於滬上建造書院,作為先生弘揚中華文化基地之一。先生欣然首肯,並定名為「南懷瑾書院」。
        二零零七年選定浦江鎮恒南路為書院址,此處位於友誼河及三友河之側,頗有東西文化滙通及儒釋道三友之意涵...
詳情 >>   
 
南公懷瑾先生誕辰紀念講座
大學微言中的內養外用功夫
主講人:李慈雄


李慈雄:美國斯坦福大學博士、1982年在世界銀行任職、1994年至1997年在美國管理協會任全球董事、1984年至1987年在AT&T公司任職、1987年至1989年在波士頓諮詢公司任職、曾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執行委員會任委員、上海工商聯副會長、上海台商協會副會長。

尊敬的小舜哥、趙主任、還有各位部長、領導:

  今天,我事實上是抱著感恩的心情和朝聖的心情來到這個地方,因為南懷瑾老師是我們很多同學們的恩師。我說不上是他的嫡傳弟子,天下人都是他學生,只要是真的體會、用功去學習他的學問,就是他的學生。倒過來,沒有真正實踐他教導的智慧和所發的應該有的行願,也就稱不上是他的學生。有時捫心自問,我認為自己並不夠格做他的學生。

 

開場白:感恩與朝聖

 

  為什麼說是感恩的心情?因為我們人都有個肉體,這個肉體有自己的父母親;而這個肉體之外有個智慧,即所謂的本體,按照佛家的說法叫“法身”。南老師是開啟我生命智慧這把鑰匙的老師,也是教導我做人處事最基本學問的啟蒙老師,就是所謂的“法身”的父母。所以今天我來到這裡,是抱著非常感恩的心情,感謝我們樂清能夠產生這樣一位老師,對我人生起了無比重大的作用。

  趙主任一年前就提出,希望我到樂清來。我們剛剛去看了他開辦的“三禾書友社”,很是佩服,我看全國很多一級城市都沒有這樣的地方,也很羡慕各位有這樣好的社團,大家能共同學習。

  第二個是朝聖的心情。這個地方能產生南懷瑾老師這樣世界級的、亙古長存的一位大師,我想不是偶然的。今天我們看了座落在偌大的中央公園中的“三禾書友社”,有這麼多政府官員、企業家、各界知識份子,能夠在星期天聽我一個遠地來的人在這裡講課,我心裡也很佩服。所以這個地方不是偶然的。歷史上,溫州和樂清出了很多名人,今天在我的報告中也會提到幾位。但是,今天我講課的重點,是想幫助大家對《原本大學微言》是怎樣的一個認識,提供我個人的看法,作為各位今年念《大學微言》的一個提綱挈領,是不是真的對,很難說,但是不妨做一個嘗試,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這是我想講的第一點。

 

內養和外用

 

  第二、很多人在講中華文化,但你捫心自問,到底中華文化對我們個人、對我們工作的單位、家庭,包括國家、整個民族有什麼關係?事實上很多人講不清楚。有一次,某個省的領導到我們恒南書院來,我和他比較熟,他直截了當問我一句話,李先生,請問你,什麼是中國文化中最精華的部分,你能不能用幾個字或幾句話把它濃縮一下?我說你問得好。當時,我不假思索地說:“四個字,‘內養外用’”。什麼叫“內養外用”?從你自己個人內在的修養,透過這種修養,包括對身體的調養,能夠進一步影響你的做人處事,包含對你的家庭、單位、社會、國家有所貢獻,這叫外用。我說這是中國文化幾千年最重要的地方,而且它不只是一個知識而已。現在我們很多人念大學、研究生,包括國外,世界上最好的學府,我都去念過了,它們都是把學問當作知識,很少把這些知識化為智慧,化為個人做人處事有用的東西。中國文化很講究“受用”兩字,“受”是感受的意思,“用”是有用處。所以假定今天大家聽了我一堂課,發覺這位李先生講了一大堆名詞,記得幾個名詞,對你身心沒有受用,那我就失敗了,這也不是中國文化核心的東西。很多人讀南懷瑾老師的書,為什麼那麼喜歡看他的書,而且一次看不懂,還要再看,有些書可能看了十幾遍。就像我一樣,《大學微言》,我念了不下五、六遍。我們上海的恒南書院也研讀《大學微言》,讀了一年半,這個月18號是最後一次,從頭到尾大家共同研究,將告一段落。你每次看完,還會想看,為什麼?你發覺跟你碰到的很多事情,包括很多體悟,有所契合,所以你會回去參照。

 

中國文化講究“受用”

 

  所以中國文化很講究受用,就是感受,而且的確有用處。現在外面在講文化、講思想,包括眼前世界上所謂的大學教育,往往走偏了,把它作為純粹知識傳授,那真是糟蹋了我們文化中最寶貴的東西。中國文化還有一個特點,它是很實用的,按照我們現在的企業講,它是有個工藝流程的,你可以練習,可以學習,可以對你的身心修養,包括對外的做人處事有所幫助,不只是一個理論的東西,它有個鍛煉和培養的過程。我記得長輩講,日本在二戰之前,有個傳統,一個連長要晉升為一個營級幹部,要到廟子裡去學打坐、靜坐一個月。因為連是一個執行單位,而營部是一個決策單位;假定一個決策者,不能夠心緒很寧靜地考慮事情,往往做決策時會被誤導,會被情緒或被那些表面重要但實際上並不那麼重要的表像所牽引。這套功夫,就是中國傳統文化裡最重要的修養功夫之一。

  但是很可惜,自從五四運動以來,尤其是西方文化衝擊以來,很多修養功夫都蕩然無存了。南老師在逝世之前,我們有好幾次談到,他覺得中國文化真是命如懸絲啊!所以他一輩子把自己的身心性命全都奉獻出來。昨天,我去溫州看南大哥和小舜哥,你看南老師,他那麼大的學問,做了多少好事情,但他把自己的子女視為天下人,把天下人也視為自己的子女一樣,並沒有特別照顧他自己的孩子,這是多崇高的修養和做人啊!倒過來講,南老師的孩子們,把南老師身後所有的遺產捐出來,成立“南懷瑾文教基金會”,奉獻給社會。這是他的子女們自告奮勇這麼做的,南老師生前沒有叫他們這麼做,所以說,這些子女們比我們做學生的更像學生,因為他們真的實現了南老師這種“以天下為己任”的心胸和修養。

  現在,我們進入今天的主題,就是“大學微言中的內養外用功夫”。有一次,一家世界級的投資銀行副董事長到訪恒南書院,他是個猶太人,看了恒南書院,他不講話了。我們吃飯時,他說:“李先生,請問你,你這個書院的目的是什麼?”我說:“你問得好。它是緬懷南老師和發揚他的思想教化的基地,所以叫做“恒南書院”,這裡至少有五個作用,第一個,怎麼讓你的思緒能夠沉靜下來;第二個,怎麼讓你的身體變得更健康;第三個,怎麼調禦你的情緒。”每講一個問題,他的眼神是變化的,為什麼?沒有人這麼講嘛。“第四個,怎麼讓你能夠看得更遠;最後一個,怎麼提升你的人生智慧境界,活得更自在。”我講完了,他抓著我的手,說:“李先生啊,那也是我最需要的。是我們最該學習的,也是這個時代最缺乏的。”人家非常誠懇,很謙虛啊!我說:“是啊,現在我們都講知識,多少分析,多少模型,多少東西。”各位,我剛講的五大方面,都在中國文化裡面,不是我發明的。謙虛講,也不是南老師發明的,自古以來聖賢就是這麼說的,我們自己老祖宗的寶貝,人類文化真正最珍貴的遺產之一就在這裡。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講的是這樣一套內養外用的功夫,一個簡要的說法,目的在幫大家領個路,至於能夠做多少,我想我也盡力了,這就是今天我要講的重點。

  我對這位洋朋友講了五點,事實上整個中國文化還不止於此,總共有八個方面。剛剛我講了,第一,怎麼澄清思慮?各位平常有修養功夫的,待會我試著略略引導大家,當然這還不見得能夠做多少;第二個,怎麼調禦你的情緒?你不能夠澄清你的思慮,你能夠調禦你的情緒嗎?做不到。我聽說很多人,尤其事業越做越大,官做越大,晚上越睡不著,有時要靠吃安眠藥才能睡覺。中國文化中有這種寶貝哦,你可以不吃安眠藥,也可以睡好覺。為什麼?因為你把你的思慮沉靜下來,自然也就調整了你的情緒;第三個,怎麼調養身體?當然身心是彼此互動的,這個調養身體一定是動靜結合、文武合一的。從文功一直到武功,一路下去,有很深很深的學問。但對我們一般人來講,有個很好的養生辦法,包含打坐、簡單的武術、一般的打拳及各種的功夫,這些也是很實際的,當然今天我們沒有辦法展開;第四個,如何看得更遠?你的思緒能夠自己管理好了,平靜下來,情緒也不受這些亂七八糟外境的干擾和影響,你自然就看得遠了。《大學》裡面講,因為人的情緒會影響到你的行為和決策。我們曾老夫子,兩千多年前就講得很明白了,我後面會講。諸葛亮有句名言,“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就是這個意思。但怎麼理解呢?這就是所謂的功夫了。我前面提到的,這是有工藝流程的,不是簡單的,如果只聽聽會叫的“禽獸”,吹吹牛,像我這個“教授”一樣的講講,那就不得箇中三昧了。這就是我要講得第五個,如何修正行為?對你本人而言,你要能夠掌握它。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呢?當然希望能夠起到修正個人行為的作用。

 

天下英雄征服不了自己

 

  南老師有句名言,“天下的英雄是征服了世界,但是放縱自己”。很多英雄把自己的各種欲望擴大到無限,征服了世界,卻把痛苦加在別人身上,自古以來,天下英雄大都如此。至於什麼叫聖賢?什麼叫真正的英雄?管理好自己,痛苦自己能夠承受,造福世界,這叫真英雄,真正的大聖賢。沒有真正的修養功夫,你做得到嗎?你們看看歷史上那幾個大宗教的教主,本意也沒有想要做教主,從釋迦牟尼佛、孔子,到耶穌基督一路下來,包括南懷瑾老師,都是從這條路來的。所以怎樣管理好自己,修正你的行為,這才是真的學問。所以為何我一開始說,我不夠資格做南老師的學生,就因為我對自己也沒有管理好,很慚愧。第六個,怎麼做到做人處事更自在?各位不管是從商的、從政的,或者從事教師、專業活動的,做人處事難免有很多矛盾、很多掙扎,有很多要琢磨考慮的,在這個過程中怎麼培養自己的智慧,能夠遊刃有餘,能夠很自在,這些都在中國學問裡面。

  當然這個東西不只是理論,也要參照很多歷史上的榜樣、故事,所以南老師常常講要經史合參。“經”,四書五經的經,如《大學》就是經,經書之一;歷史,我們看到很多人物的故事、人物的傳記,從歷史裡面的很多故事,自然地你就會引發出原來你對經書裡面的體會,你再印證到你自己的行為、思想上,那你就成功了,至少走上正途了。這些你都做到了,你自然就提升了人生的智慧境界。

  最近你們有沒有看過,約伯斯過世後的網上流傳了一個東西,是真是假不知道,說是他自己寫的遺言,約伯斯說他一輩子的財富、一輩子的名聲,到後來發覺,好像跟他都沒有關係,約伯斯還是約伯斯啊。他問自己,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是什麼?按他的結論,是親情。但除了親情之外,他沒有說出的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就是人生的智慧境界。你能夠把你自己生命本體裡最根本的智慧找出來,也就是所謂的自性光明,那就是孔老夫子講的“朝聞道,夕死可矣”。你把你生命的、肉體外的那個慧命,把它找出來。約伯斯是否已找到,我不知道,他也沒有要走這條路,雖然聽說他自稱是學禪的。你怎麼提升人生智慧境界?怎麼擁有更具大我的愛心跟勇氣?剛才我舉了一些聖賢一輩子走的路,都是在走這條路,南老師也走這條路。當然各位不管是從商的、從政的,或者是從事專業的,你從個人自己,從做事情的這個角度,一樣可以有大我的愛心跟勇氣。現在我們國家正強調要為社會做奉獻,就是這個事情,但是反過來講,你沒有一定的修養功夫,不見得把持得住。這套東西是我們老祖宗傳給我們的,是曾子從學習孔老夫子,跟隨他身邊幾十年的一個心得報告,就短短的就兩、三頁紙,影響中國幾千年。真正的好文章,就是這種文章。不像現代人出了書,厚厚一本,不曉得裡面講什麼,那就不是我們要的文章。所以大家能夠花時間,準備用一、兩年時間讀《大學微言》,我心裡很佩服各位。

 

習近平主席對中華文明的期望

 

  我們看看習近平主席去年(2013年)12月在政治局學習會上說得一席話,他說,“在五千多年文明發展過程中,中華民族創造了博大精深的燦爛文化,要使中華民族最基本上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要柔毓梳理傳統文化資源,讓收藏在禁宮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的文字者活起來。讓13億人的每一分子都成為傳播中華美德、中華文化的主體。”你們可能也看到了,很清楚,國家正在大力提倡弘揚中華傳統優秀文化,就是我們怎麼從傳統文化裡面,把古人的智慧化為我們個人生命的一部分,乃至影響到每個人的作為。現在從上到下都是這樣,所以各位是走在時代風氣之先,而且我覺得,走《大學微言》這個路子是切入主題的一個很好的辦法。所以今天我為何這麼老遠到這裡,也是受趙主任和林部長的感動,來應這個事情,有這樣一個前提。

  以上八個方面正是我們中國文化講究受用的核心價值,也是研修《大學微言》中內養外用功夫的實踐方法。

 

大人之學是個系統工程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我們切入《大學》的一個綱要,《大學》是一個系統性很完整的一篇文章。我相信這可能是我們曾老夫子,有段時間心血來潮,一氣呵成的一篇文章,不是拆散、零散的,也是他一輩子的讀書心得報告,這篇文章影響了中國文化、中華民族幾千年。他首先開宗明義講,“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今天我提綱挈領地引領大家做比較初步的瞭解。

  首先,什麼叫“大學”?這個“大學”不是我們現在說的上某某大學,如北京大學、哈佛大學等,“大學”是大人之學。怎麼成為一個真正的,有人格能夠頂天立地於天下之間的一個人,叫大人,是謂大人之學。大人之學涵蓋三個要點,第一個要點,在明明德。通俗話講,你要找到你自己生命本體中的智慧,你生命中本來的面目。“明”是什麼?明白;“明德”是什麼?你本身生命中,自己有一個光明的,這光明不在我們日光燈裡面,我們講智慧的明燈。反過來講,這智慧找到了,又能夠影響到你的行為;“德”是什麼?起作用,這是第一個要點,找到你生命中本來的智慧光明及它的作用。這是第一層次,我們講內養,包含剛剛講的澄清你的思慮,調禦你的情緒,都在裡面了。第二個要點,在親民。“親民”是什麼?就是外用,擴而大之,你可以影響到你的家人,幫助你的家人,影響到你的單位,影響到社會。就像我們趙主任、林部長,在這裡辦的“三禾書友社”,你們大家都來參加,影響到社會乃至影響到國家,或者作為國家,可以影響到世界。第三個要點,在止於至善。什麼叫“止於至善”?隨時隨處,你所做的行為都是恰如其分、恰到好處,就叫做“止於至善”。這裡層次很清楚,第一個內養,明明德;第二個外用,親民;第三個,隨時隨地,能夠達到最恰當、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不是呆板的,很活潑的,就叫止於至善;這是他開宗明義講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也就是大人之學的三綱。

 

內養功夫的次第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接下來,他開始跟你講怎麼樣做到內養?就是我們剛剛講的,在明明德。各位留意哦,這裡面有個工藝流程,他講有七步功夫,你們看《大學》裡都有了,“知”,知道的知,你們聽我在講課,知道我在講課。各位,我們活著是靠這個“知道”,你不知道時就死掉了,對不對?那很奇怪啊,我們人,作為一個生命,對這個“知”,很少去問為什麼“知道”?什麼叫“知”?這個“知”是怎麼個知法?這是第一步。第二個“止”,能夠定在一個你想專心的地方,止住。各位,你們有沒有返心自問,請問你的思想,你止得住嗎?你問自己。比如你在想這個杯子,現在一直盯著這個杯子,我跟你保證,不到一秒鐘,你思緒裡面馬上跳出第二個念頭。知止,能夠定在、專心在一個事情上面。倒過來說,有成就的人一定是專心一致的,譬如,我這輩子想做書法家,我一輩子隻幹這個書法,這也是“止”啊。我把我的智慧、專心,放在這個事上面,所以一個人要成就,一輩子專心做一件事情,肯定有成就。跳來跳去,肯定一無所成,這是必然的。你能夠這麼做到,就所謂初步有“定”了,定在一個境界上面。你說你要準備做一個書法家,你就定位做一個書法家。再倒過來講,你反問自己,將思緒定在自己的呼吸上,定在那上面。假定你能這麼做到,曾夫子就講,“定”而後能“靜”,很自然地就會寧靜下來。但為什麼很多人晚上睡不著覺?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對自己的思緒沒有設法去調整它,讓思緒跳動。今天想到某某人跟我吵了一架,心裡不高興,同時又有什麼事情橫岔過來,明天要開會,好像還沒有準備好,當然你做不了自己的主人。真的能夠做到“定而後能靜”,你心情、思緒寧靜下來。“靜而後能安”,你身體就自然會產生很安詳的感覺,不慌忙。你心裡安心了,自然你身體也就安了。你有沒有發覺?人很焦慮的時候,身體會不好。為什麼?你的身體、思慮,影響到你的情緒,你的情緒影響到你的身體。所以這個“安”包含了身體的安,也包含了心裡的安。能夠身安了,也心安了,你才有辦法真正有“慮”。這個“慮”是什麼意思呢?智慧,能夠思考,思很遠的事情。這個“慮”,不是我們現在講的思慮很多、很亂的,不是的,是很寧靜的產生出來的智慧,叫做“慮”。最後,你能夠這樣很自然地找到你自己本體的、自己生命的光明,也能夠產生很多智慧。所以他在內養功夫上有一套這樣的程式,就像我剛剛講的,“知”、“止”、“定”、“靜”、“安”、“慮”、“得”,這七個步驟也就是七證的功夫,看起來好像很容易,古人為這七個字,做一輩子功夫。古代很多大英雄、大豪傑,就在這裡面做功夫。

  接著曾老夫子很誠懇地跟我們講,“物有本末,事有終始。”他講得很清楚,事情有本末。我相信我們大家平日教訓下面的晚輩“物有本末,事有終始”,很清楚嘛!各位,你自己的內養功夫也一樣要“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本在哪裡?那個“知”字,你先把你的思想、思緒管好。“物有本末,事有終始”,這一套程式走下去,你自然會得到應有的智慧,同時對你身體也會有所幫助。“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你知道這樣一個程式,你勉強可以說比較接近道了。這就是我們曾老夫子開宗明義講“在明明德”這樣的內養功夫的次第。

 

內養與外用一體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接著,他又來了,你有內養功夫之後,怎麼做到外用呢?在親民。他一下子把這個境界拉開了。剛剛是講個人、個體,一下子拉開到“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你真想把個人的修養、智慧,影響到整個天下,應該先把國家治好,當時的天下就是整個中國。你看他的文章大手筆哦,一開始講個體的,一下子拉開到“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先把自己的國家治好。當時的國家,你們不要誤解啊,當時諸侯國,象我們樂清,在當時也算是一個大國。當時整個中國估計就只有上千萬人口,一個諸侯國,了不起幾十萬人。“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你想把這個國家治理好,先把這個家族管好,這個家不是目前兩、三口的小家,而是一個家族的概念。當時古代的家族,幾百人、上百人住在一起,大有人在;就像我們昨天去看老師的老家所在的地方,有一個人賺很多錢,給八個兄弟各蓋一個房子,住在一起成一個大家族。“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先修正你的身體行為。“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先端正你的心態。所以你看我們曾老夫子的文章,的確大手筆啊。“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這有意思了,我們後面會解釋什麼叫“誠意”?這個“誠意”跟前面的修養功夫又是什麼關係?“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你看,講老半天又回到“致其知”。什麼是“致知”呢?你在聽我講課的這個“知”,或者所謂的“知覺”吧,“致知”,你在探究這個知覺、這個知性的本源,當然能夠自己做主,就勉強可以進到所謂“致知”的初步了。“致知在格物”,什麼叫“格物”?能夠探究到宇宙本體的奧妙、智慧,把物理世界跟心理世界的根源整個找出來,同時能夠轉化它,也就是所謂的“心能轉物,即同如來”,這叫格物。所以你看,他從“欲明明德於天下者”,想要造福整個天下,一開始一路下來,最終講的,還是要從自我的智慧追求、修養修證做起,沒有離開自我修養,當然也沒有離開對外在社會的貢獻。這就是他的大手筆!他很清楚,內養、外用功夫的次第,他很慈悲,一下子從個人跳到“欲明明德於天下”;所以我說是內養、外用功夫的次第。從“格物”,再找到你智慧、自我本體,包括物理世界、心理世界,“致知”,對你這個知性、你的知覺,能夠掌握,能夠自己做主好;“誠意”,後面會有解釋,我現在暫且擺在這邊。“正心”,端正你的心態,“修身”,修正你的行為,“齊家,治國,平天下”,它就是所有“大學”最重要的綱目。內養功夫就是剛剛講的知、止、定、靜、安、慮、得七證的功夫,它就是兩個主軸。各位在念《大學微言》,你抓住這兩個主軸(內養和外用),基本上不會偏差太大。

 

中國文化的寶貝——養氣功夫

 

  一開始我把這兩個提綱挈領提出來,然後,我們再返回來看這個內養的功夫。剛剛講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我不曉得你們有沒有自己在做修養功夫的?“大學”的東西先暫且擺一擺,我跟你們都挑明瞭,譬如說,歷來中國或古今中外,是怎麼知止?怎麼澄清你的思慮?有幾個大的路數,第一個,你把你的這個知性、知覺,注意放在呼吸上面,也就是道家所謂的“養氣功夫”。今天我不想只是來傳播知識,所以幫你們回顧一下,免得你們到後來要罵我了,聽了老半天沒有用。第二個,觀想一個形象,譬如某個聖人的相,譬如信基督教的人觀想耶穌基督,或者有些修密宗的,觀想一個日輪或者月輪,或者學佛的,觀想自己身體的不淨觀或白骨觀,就是觀想。各位,當然還有很多其他法門,但這裡面百變不離其宗的;有一條,你把你的知覺跟這個思想,透過有意的集中到一個外在的、選擇的緣分裡面,就是外緣;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你不要花錢去買安眠藥,你去留意你的呼吸。你們看唐朝有很多學禪宗的人,都離不開這些功夫,包括更早的孟子也一樣,都離不開這些功夫。孟子講“吾善養吾浩然之氣”,文天祥講“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都離不開養氣功夫的。我今天都跟你們挑明瞭,這一套功夫,事實上就是中國文化裡面很重要的寶貝。也不光是說中國的,包括印度過來的,西方的,都一樣的,否則你沒有辦法澄清你的思緒。你澄清不了你的思緒,你能調禦你的情緒嗎?做不到的。各位,這個課題如要講要專題去講,今天不在這裡講。但是,這裡面有很深很深的具體的境界。這是我想講的前面提到的“格物”和“致知”。

 

內養與外用的契合點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富潤屋,德潤身,心寬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

 

  我們剛才花很多時間,把曾老夫子《大學》裡面兩個主要的大支柱,大致展開來,一個是內養的七證功夫,你們在《大學微言》書裡面,看南老師花了好長的篇幅介紹這個,一般人看不懂,我相信今天幫你們提綱挈領一下,說不定會有點幫助,當然不要當作這好象是很容易的事情,仔細深入,對你肯定大有幫助。另外一個,就是從內養到外用,這麼樣的一個“格物”、“致知”、“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樣的一個系統工藝流程,一個大的程式、次第。

  那麼,你在內養功夫裡面和外用契合的點又在哪裡?我們曾老夫子很有意思,你看他的筆法很直接,他不跟你拐彎抹角,首先劈頭就直接跟你講了,所謂“誠其意者,勿自欺也”,什麼叫“誠意”?曾老夫子的定義,“誠其意者,勿自欺也”,不要騙自己。“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惡”是什麼?討厭,你聞到很難聞的、臭的東西,很討厭吧?你自己知道。你好好色,你看到很漂亮的東西,你很喜歡嘛,就這麼簡單,不要騙自己。“此之謂自謙”,這就叫什麼?心裡有數啊,我們普通話叫“和尚不吃葷,心裡有素(數)”。

 

君子慎獨

 

  “故君子必慎其獨也”,這句“慎獨”,獨什麼?講穿了,你自己的心理世界誰曉得啊?只有你自己看得清你自己的心理世界。所以這個“獨”,不是獨處的意思,當然獨處也是一方面,那是物理的;這個獨是你的心理世界中的那個意念、那個思想,“君子必慎其獨也”。反過來講,你說在一起,當然不好意思做壞事,是不是啊?當你自己一個人,就有可能亂來,想說沒有人看見嘛。然後曾老夫子講“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所謂“小人”是指一般的人,不是講個子大小,我們假定自己在獨居的時候,思緒起了幻念,閒居為不善,獨自一個人沒有人管你的時候,是很容易放逸的。自思自想算了算了,今天先縱容自己一下,無所謂的,這叫“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沒有人約束你了。所以我們剛一開始就講了,真正的大英雄是能管理好自己,不會變成“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看到君子,看到很有德行、很有威望的人,自己就覺得不好意思了。我想到南老師一輩子的行為,包括發心,就覺得自己很慚愧,“見君子而後厭然”;當然這不一定當面見到,譬如說有時你想到對父母親不夠孝順,一樣也會“掩其不善”;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就不要做了,“掩其不善”,“而著其善”,趕快把好的思想、行為都發揚起來。

 

自欺、欺人、被人欺

 

  “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一個人看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就象看自己的心肝一樣、肺一樣,很清楚的,只是我們絕大部分的人,包括我在內,都不願面對自己,這是很奇特的,“則何益矣”,不需要加什麼,你看自己看得很清楚。所以,南老師的書裡面常講“一個人一輩子做三件事,第一是自欺(自己騙自己),第二是,欺人(就像我今天來騙大家一樣,騙別人,是不是啊?)還有一個是,被人欺”(就像今天我被趙主任和林部長騙來這裡一樣)。我們現在也在做這三件事啊!“此之謂誠於中,形於外”,什麼叫“誠於中,形於外”?你自己的思想、行為是怎麼想的?你的表情、你的行為自然會反映在你態度、你的言行舉止上。“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我一開始講了,這個“獨”不是獨居的意思,是指管好你自己的念頭。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這就講深了。一般而言,譬如說我們在這裡講話,你以為就只有我們在聽嗎?還有些看不見的其他眾生也在聽啊!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啊!人是不能幹壞事的,因為天地間自有無數個眼睛在看著你,“其嚴乎”,好可怕啊。所以人要有畏因果的概念,為什麼?天地在看你!“富潤屋,德潤身,心寬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我們一般人有錢,先把自己的房子弄得漂亮一點,這很正常。“德潤身”,你有德性,包括剛剛講的能夠“慎獨”,反過來對自己的身心會有滋潤的。所以我們樂清要“富而貴”,什麼叫“貴”?“德潤身”嘛,故“以文化之”,能夠從文化、教育方面,轉變自己;“化”,轉變,轉化自己的身體、行為。反過來講,這些真正做到了,就叫“心寬體胖”。所以你看,真正有修養的人一定是心寬體胖,很有朝氣、很有精神,而有些人很尖酸刻薄,那就不是“心寬體胖”了,也並不是你身體胖就是“心寬體胖”,不是這個意思,不要誤解;“故君子必誠其意”。

  我們曾老夫子開始逐步切入,我們就從內養到外用,第一步,叫做“誠其意者,勿自欺也”,我們要隨時反省、檢討自己的思想、思慮。

 

 

正心者端正其心態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

 

  接下來,講“正心”了。用通俗話講,“正心者,端正其心態”,這是我加的注解,沒有得到他批准。怎麼說呢?他自己有所注解,“有所憤懥,則不得其正”,這個“懥”是憤怒的意思,你們想想看,我們大家在處理企業或單位或家裡的事情,你真的起憤懥的時候,往往會誤導你。有時一個國家要決定與某個國家要不要打仗,受情緒影響,憤懥之心有時候會誤導你,企業和家庭也一樣。你那個時候的心態,自己能看得很清楚,不要受這個憤懥之心的影響,不容易哦。接下來講,“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時候我們做的一些事情心不自主,因為恐懼、害怕,到後來會去做某一方面的事情,這時候恐懼變成你的心態,你怎麼能跳將出來,不受你這恐懼心態的影響?這就是所謂的內養功夫了,也就是前面講的“勿自欺也”。第三個,“有所好樂”,你有時特別喜歡一件事情,譬如有些人特別喜歡吃啊,或者玩某件事情,會影響他。你說我什麼都不影響,都不喜歡,很難說的。各人有各人的喜好,自己要把它檢查出來,因為“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會影響到你的心態跟判斷。“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你心裡很憂愁、很擔心某件事情,往往也會影響你。那麼你們或許會問,一個人的心態因為內外情境的變化,而有所恐懼,有所憂患,有所好樂,這是很正常的反應,否則不就變成一塊木頭,了無生機了嘛,那這樣的修養又有什麼用呢?這樣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呢?同時孟子也說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並沒有說“憂患意識”是不對的啊!很多人在講究個人的修養,包括打坐的功夫,以為對外境都不必關心,一片死寂,好像兩個相隔離的世界,那是絕對錯的。一個真正有修養的人,一定會很清楚的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也觀察外面的情境,包含自己的情緒心態及身體狀況,面對這樣不同的境界,能夠超越那個境界,去轉化它、改變它,這才真正叫做修養。所以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也是一個面對情境、觀照心念、改變現實、提升自我的一個過程。所以孔子講,青年的時候戒之在色,中年、壯年戒之在鬥,老年戒之在得,都是在講人的心態。這裡講“正心者”,端正其心態,事實上是要看得清楚,扭轉心態變成正能量。

 

做自己生命的主宰

 

  接下來後面很有意思,我們曾子在笑天下人,當然我也在被笑之列,“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你好像覺得沒有關聯,不是的,你們仔細看看,你心在焉嗎?你對你自己的思想,你自己能掌握住嗎?能夠看得清楚嗎?不儘然啊。“視而不見”,你看了一個東西,你真正看到裡面最關鍵的地方嗎?譬如我們常常講,你去看電影,回來問你看了什麼?很好看啊。我們是不是這樣!很好看啊。看了什麼?不知道哎。我常常也是這樣。還有後面“聽而不聞”,今天你們聽我胡謅亂語兩個小時,有人問你,這個李先生,個子小小的,來講什麼?好像漫好聽的,講的什麼,不知道,“聽而不聞”,是不是啊?還有一個,“食而不知其味”,各位想想看,昨天你吃了什麼菜?大概記得嗎?很難說,還要想一想,好像吃了什麼。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是不是這樣子?我本人是這樣,你們是不是這樣,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對自己的意念、思想、行為、心態,往往不能把握。你們去聽過南老師講課的,你們有沒有發覺南老師十年之前跟他講的話他都記得,可怕吧?但也厲害吧?他很仔細的,一定是心在焉聽你講,錄進去了。大部分人,你今天跟他講的,三天之後,他不記得,你也不記得了,所以我們很多人,活了一輩子,很少做自己生命的主宰。你看曾子文章的大手筆很有意思的,你看看有時就笑了。

 

修身者在修正其身行

 

  人,之其所親愛而辟焉,之其所賤惡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者,天下鮮矣。

  接下來我們再來欣賞曾老夫子的大手筆文章,我認為“修身者”,是“修正其身行”,你的行為。在講這之前,我發覺《大學》對我們傳統文化影響太大了。我們公司有個單位,有個總經理和他下面銷售的副總,兩個孩子的名字,一個男,一個女的,都叫“修齊”,就是“修身、齊家”這個意思。我說這麼有意思?你看影響我們中國人有多大!什麼叫“修身”?什麼叫“齊家”?曾子都解釋了,影響多大,影響及於很一般的人嘛。他說,“人,之其所親愛而辟焉”,“辟”是偏頗的意思。現時,我們都是一個孩子,假定過去古代有好幾個孩子,或者不要說孩子,包括做領導的,下面有幾個幹部,會不會有所偏心呢?特別喜歡某一個,就象特別喜歡某一個孩子一樣,“有所親愛而辟焉”,會偏頗。第二個,“之其所賤惡而辟焉”,覺得討厭,譬如說某一種人,心裡看不起人家,看不起某個落後地方的人,因為那個地方沒有錢,窮得要死,窮鬼,看不起人家,有“所賤惡而辟焉”,影響到你的心態跟行為。“之其所畏敬而辟焉”,譬如說你看到某個大官,或者某個很有學問的人,名氣很大,你連正面看他都不敢,他講的話,把它作為聖旨,也不敢去想為什麼是這樣,所以七百年來《大學》裡的注釋都是朱老夫子的,朱老夫子,我不講對或錯,每個人有自己的見解,但因為他過去的威望太高了,歷代,尤其是明、清兩代,知識份子基本上不敢去碰他,“之其所畏敬而辟焉”。在《大學微言》裡面,南老師也把他個人的看法跟朱熹的差別,也花了很多篇幅闡明,好壞也都講在裡面。“之其所哀矜而辟焉”,有時候我們人的心理,譬如對某些特別同情,或覺得特別可憐,你會偏頗哦。“之其所敖惰而辟焉”,這兩個字,一個“敖”是“驕傲”自以為是的意思,“惰”是“惰漫”、“原諒自己,得過且過”的意思,你有時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譬如說,我看到有些有學問的人,覺得自己諾貝爾得主很了不起,自己很傲了,有些大商人,覺得自己很有錢,一樣的傲,你傲的時候,很自然,就不會謙虛,也就不會再努力了,那時候往往會偏頗了。反過來講,惰,一般人更普遍,很少人曉得自己的不足,而且下決心改變自己提升自己,都是得過且過,原諒自己。

 

南師教化的六字真言

 

  所以我這裡講到,南老師是2012年9月份走的。8月底,我有一次也算是最後一次跟他比較正式的談話,當時沒有料到他會這麼走了。他跟我談其他事,他當時要我出來開始講課,我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一直回避,也“之所畏敬而辟焉”。我說:“老師,我還不到時候呢。”到後來,他說:“慈雄啊,你只要隨時不斷地反省自己(反省自己,剛剛講的,慎其獨也,知道自己的意念、念頭),第二個,能夠謙虛(剛剛講了,不要敖惰),你就不會有事了。”他在鼓勵我。我說:“老師,我聽懂了。”當時他有點咳嗽,我看他咳得蠻厲害的,我說:“老師,你休息啊。”我就走開了,我到旁邊一個小辦公室,和另外一個同學在談事情。他聽到我的聲音,他說:“慈雄啊,你要用功。”老師說我不夠用功啊,表示我惰漫了,不夠精進,不夠用功。所以你看老師走之前,交代我六個字,“反省”、“謙虛”、“用功”,《大學》裡面都講到了,並沒有跟你講其他的,就那麼平凡,那麼自然的事情。我再講一次,“反省”、“謙虛”、“用功”,這就是南老師的教化。

  我們再回來講曾老夫子,他後面又有個評語,看這東西就覺得曾老夫子一定是調侃天下人,我們就在被調侃之列,“故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者,天下鮮矣”,你喜歡一件東西,或喜歡這個人,但是又知道他有缺點,或者你討厭這個人,或討厭這個事情,但知道有其優點,“知其美者,天下鮮矣”,這種人是很少見的。你們做領導的都知道,喜歡下面的一個部屬,用絕了,到時候出問題的時候又轉不回來了。所以好的領導一定要知道部屬的優點和缺點,要有所節制,對自己的孩子、對自己的親人也一樣,核心問題還是沒兩樣,要看清楚自己的心態、自己的意念,這裡講到“修身”。

 

治國在齊其家

 

  所謂治國必齊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

  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國。

 

  接下來,曾老夫子就講“治國必先齊家”的“齊家”,“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他說假定你自己的一個家庭、家族都管不好,或教化不好,不能做到讓這個家庭很和諧,妥善的處理好各種矛盾,促進健康發展,你說能夠教化家族以外的人?沒有這回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國”,倒過來講,假定你這個家族,(當時這個家,不是今天的小家庭,是一個家族的概念)能夠把它教化得很好,你的名聲自然就傳播出去了,“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國”,大家自然來跟你討教,也會請你出來參與政事,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平天下在治其國

 

  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所惡于上,毋以使下;所惡于下,毋以事上;所惡于前,毋以先後;所惡于後,毋以從前;所毋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惡于左,毋以交於右;此之謂挈矩之道。

 

  再接下來,“平天下在治其國”,你要能平天下,就在治其國,治國在哪裡?你們仔細看看,當時兩千多年以前講的話,今天一樣適用。“上老老,而民興孝”,你在上位的領導人能很尊重年長的人,在下位的人民、老百姓就自然會有孝心、孝道,就這麼通俗。“上長長,而民興弟”,在上位的領導能尊敬年長的人,長幼有序嘛,一般老百姓就知道做人的規矩,先後次序,不會亂來。“上恤孤,而民不倍”,在上位的領導人對於鰥寡孤獨都能照顧他們,而“民不倍”,老百姓就不會作亂了,社會風氣自然好了。現在社會上不就是這樣強調和諧社會嗎?“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什麼叫“絜矩之道”?“絜”是很公平、公正、至公無私的意思,“矩”是規矩。所以一個真正有德性的君子,他一定是至公無私的,他的行為準則自然成為天下人的規矩典範。“所惡于上,毋以使下”,你不喜歡的事情,你不要叫在下面的人去做嘛;譬如,你自己作為父母親的,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你不要讓子女一定來幫你承受嘛。“所惡于下,毋以使上”,你自己都不願承受的事情,你為什麼拿這個事情加到你上面的領導或者父母上面去呢?期望你領導或父母親做到什麼偉人不成?“所惡于前,毋以先後;所惡于後,毋以從前;所惡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惡于左,毋以交於右”,你之前已知的歷史經驗教訓或自己犯過的錯誤,知道現在所做之事會有不好的後果,就不要放縱自己去做,否則日後會為因果付出代價的;你自己所厭惡的事情,你也不要讓你的朋友、同事或鄰里鄉親去承受,因為你自己也不希望別人這樣對待自己;一般人通俗講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假定一個人,能夠這樣反省自己,處處看清楚,這樣你的行為自然會影響到家庭、家族,也會影響到你的單位,你的社會;不過這還只是對個人自我身心修養來講的。正如南老師教我們的,如以《大學》本身的主旨來講,當然要先從“知止而後有定”一直到“慮而後能得”,通達“格物”、“致知”,配合“誠意”、“正心”、“修身”的全程學養,就能真正明瞭“絜矩”之道的妙用了。

  所以我們再小結一下,你看曾子的這套程式,從“格物”,對整個宇宙本體,包含心理、物理,最高的本體,能夠去掌握、去體會瞭解,“在明明德”。“致知”,我們今天沒有展開,對你的念頭、知性、知覺,能夠有個修養的功夫,這裡面有一套功夫,值得你們研究,對你們會有幫助的。接下來,“誠意”,沒有這套功夫,你誠意不了。所以有些人,譬如說後面我將提到你們溫州樂清出來的“王十朋”,南老師在《王十朋全集》的前言講,父老相傳王十朋前世是一高僧,是耶非耶,不知道。但是往往經過自己的修行,往生來了之後,他智慧和修養體現出來了。“誠意”、“正心”,端正你的心態,“修身”,修正你的行為,“齊家”、“治國”、“平天下”,就這樣,核心還是你內養的功夫。整個《大學》兩大脈絡,很清楚,程式、功夫次第很清楚。

 

曾子的領導哲學

 

  接下來,我舉幾個例子。我們曾老夫子講的領導哲學,十六個字,也是南老師常常引用的“王者師之,霸者友之,守者臣之,亡者奴之”。“王者師之”,王乃王天下,不止是一時的霸天下,且能維持幾百年、上千年,就象當時的周朝一樣,周圍一定有很多高明的老師,如姜太公出來輔佐周文王,是“王者師之”。“霸者友之”,友乃朋友,假定一個經營團隊,如果能有一群彼此為朋友、為夥伴,志同道合,一起創業,往往能稱霸一方,比較容易成功。像漢高祖劉邦也有好些智囊武將輔佐,如韓信、張良、蕭何、陳平、周勃,他們之間既是同事又是夥伴,最後形成漢家天下四百年。“守者臣之”,臣乃臣子,幹部。譬如說,你已經創立了一個公司了,用了一群人很聽話的好幹部,在這種情況下,公司或者可以守得住,但企業往往不進則退,如此未必守得住。“亡者奴之”,假定你下面是一群奴才,你公司也好、國家也好,肯定是沒辦法了。所以各位作領導的,小心一點,這是曾老夫子的警言,所以我常常拿這幾個字作為鏡子。

 

陳同甫的“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

 

  至於堂堂之陣,正正之旗,風雨雲雷交發而並至,龍蛇虎豹變見而出沒,

  有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自謂差有一日之長。

 

  再看,陳同甫,我們浙江人,當時他跟朱熹兩個人有不同意見,朱熹很強調“心性之學”,剛才講的“格物致知”、“誠意”這條路,他特別重視。陳同甫則是反對的,他說你這東西沒有用到外用、事功方面,沒有用,幫助不了社會。事實上,曾子整個《大學》裡面脈絡是一貫相成的,沒有內外之別的。你看陳同甫的氣派,永康學派的頭面人物。有次南老師在講課裡面專門提出這一條,事實上現代社會,包括企業的轉型,都要有這種氣魄的。他說:“至於堂堂之陣,正正之旗”,“堂堂之陣”,一個公司、一個單位,象我們“三禾書友會”一樣,“堂堂之陣,正正之旗”,舉出這個旗幟,“風雨雲雷交發而並至”,外面整個環境在變化,但沒有受影響。“龍蛇虎豹變見而出沒”,你們要想想,當時陳同甫所處那個時代是南宋,而南宋整個國家是處在風雨飄渺之中,你們要體會當時講話的背景,南宋隨時會被外人吞滅,不管是從北方來的,或是從西方來的,如當時的西夏,或北方的遼國,最後就是金遼,最終元朝把它征服掉了,整個朝代都是風雨飄渺,所以“風雨雲雷交發而並至”,“龍蛇虎豹變見而出沒”,既有外面的敵人、又有裡面的敵人,象當時的秦儈等等,都是裡面的敵人。在這種情境之下,“有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這是真正的大修養、大外用!“開拓萬古之心胸”,我們陳同甫先生自己感覺,“自謂差有一日之長”。這點,他自己感覺還是有點本事的,很謙虛又很有信心,你可以講他很自大,但也很有信心。各位,今天我們國家在世界上站起來了,經濟上也站起來了,軍事上也站起來了,但是真正要引導世界文化、思想,西方並不認可啊,他們覺得你們中國有什麼好?現在我們所有的思想、所有價值標準都是跟著西方走,我們要有“推倒一世之智勇”,要把中華文化跟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才有辦法真正做出“中國夢”啊。所以大家在念的《大學》,有很多寶貝都在裡面,“開拓萬古之心胸”。所以沒有內養,哪有外用啊!稍微打一點雨、起點風,你就完了,那就不叫修養了。

 

 

文天祥的修養

 

  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

  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還有,文天祥,這大家都知道,聽說文天祥也到過溫州,你們這裡某個地方專門有他的祠堂。你們看文天祥是犧牲了,但是所有的中國人,世界上的,包括當時的元朝,都很尊敬他。他為什麼能夠做到?不是偶然的。他自己說的,“誰知真患難”,當時他被元朝的兵逮捕,準備從南方押解到北京去,有個道人傳道給他,他自己悟到大光明法,也就是所謂的找到自己生命的本來面目,所以不怕了,這個肉體不是負擔了,“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這時候,世間外在的這些東西都無所謂了,“風消水自平”,平靜了,你看那境界,“功名幾滅性”,他講這一輩子追求功名,差點把自己本心、自性滅亡掉,“忠孝大勞生”,想要忠孝兩全,好辛苦啊,“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所以你們看他的《過零丁洋》詩中最後兩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正是他自我的寫照。

 

 

劉伯溫的內養外用功夫

 

  遇急難,勇氣奮發,計畫立定,人莫能測。

  暇則敷陳王道。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就是我們這裡的溫州人,劉伯溫(劉基),你看,歷史評判他,“遇急難,勇氣奮發”。他當時曾在元朝時做過官,覺得元朝不對,肯定滅亡,就辭官隱居辟世,作詩明志,所以“於物無所忤,於人無所猜,於事無所礙,於藝無所能,不生不死在人世”一派“真人”的修養。後來幫助朱元璋打天下,“遇急難,勇氣奮發”。“計畫立定”,他很寧靜的,你看,一定是寧靜致遠;“人莫能測”,人家不曉得他是怎麼考慮的。他常常跟朱元璋兩個人密談,一談談很久,事情處理好了,在那樣的一個情境之下,“則敷陳王道”,《明史》說朱元璋指劉基“數以孔子之言導予”,他是以儒家的教化來引導朱元璋治理天下,所以明朝能夠延續三百年也不是偶然的,他還是在講究“王道”,講究學問的。這麼一個歷史人物,很值得大家仔細研究。只有十足的內養功夫,才能夠外用天下的。

  接下來,講的是我們浙江的樂清人,王十朋。剛剛我們到“三禾書友社”,趙主任帶我去看了一幅他的親筆字,我們對他很佩服。事實上,當時南宋局勢稍穩之際,第一個很重要的戰役,就是“採石之捷”,是虞允文打的,當時支持虞允文的是宋高宗。當時宋高宗為什麼沒有想到逃亡呢?他之前曾跟王十朋有一席談話,王十朋是宋高宗親擢的一個狀元,他指與金人和約絕不可靠,力陳備戰之要,感化了宋高宗,不要再做失敗主義者,不要再逃亡了。沒有那個基礎,當時宋高宗不一定敢打的。所以假定當時沒有這樣一個談話,可能南宋的國祚是很短的。所以南老師在《王十朋全集》前言裡面說,事實上“採石之捷”就是出在兩個書生手裡,一個就是王十朋,一個就是虞允文,都是書生。所以不要看書生無用哦,書生有時立功是絕代之功。我想王十朋是一個很偉大的人物。一樣的,有內養才有外用。

 

南老師對歷史的貢獻

 

  整合古今中外的學問,開拓人類未來的大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最後,講到我們南老師,我要很誠心地這麼說,他這輩子事實上就只做一件事情,不只是傳承中國文化的慧命,他整合了東西文化的精華,只是現在很多東西還沒有完全顯現。他對科學很重視,對西方的文化也很重視,《大學微言》後面一節,專門講到西方文明的脈絡,在《禪海蠡測》中也有專章闡明佛法與西洋哲學,清清楚楚。所以你不要以為南老師是個老古董,他不是哦,他絕對是個最現代化的、最前沿的、接觸各種新的東西,而且能夠把它整合起來集大成的人,所以我說整合東西文化的精華。南老師最擔心的是什麼?他擔心我們未來人類,不止是中國人,整個人類受著西方的工業革命以來物質文明的影響,走偏了。包括現在西方在研究的所謂“生命科學”,嚴格講起來也是比較偏向物質的,例如最近的腦神經研究也都差不多如此。他很擔心未來人類文明,不只為我們中國人擔心。所以他這輩子講了,我們這個時代有兩大課題是要跟歷史交代的,一個課題就是怎麼整合科學跟儒釋道,包括西方的宗教、哲學,找出人類一個安身立命的大道,這是一個,我們人類,這個時代的人要交差的。他前面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第二個大課題,怎麼能夠探討出一個不受西方工業或經濟發展的桎梏,而有一個全新的社會跟經濟發展的模式。你們看,我們現在社會上的經濟發展,按照西方的經濟學叫做“消費刺激生產”,純粹靠消耗。現在不只是樂清,中國很多地方也千瘡百孔,我們消耗太多地球資源。

 

GDP的荒謬

 

  有一次,我聽到清華大學有個教授給我講一個故事,我覺得蠻好玩的。西方有兩個經濟學家,都是諾貝爾獎得主,兩個在散步抬杠,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坨糞便,其中一個就跟另一個講,你把那個東西吃下去,我把諾貝爾得主一百萬美金的獎金送給你。另一個說:“真的?”對方說:“真的。”這個人知道對方是個小氣鬼,故意激他,就真的把“那個東西”吃下去了,對方不得以只好把一百萬給了他。吃下去的人心裡越想越氣,以為對方認他也是個小氣鬼,只是愛錢。兩人走著走著,又碰到另外一坨,這個拿到一百萬元的經濟學家說:“你把它吃下去,我還你一百萬。”那個拿出一百萬的人,當然心裡很痛,就把它吃下去了。結果兩個人都吃了很難聞的東西,想說各自沒事了,瞎鬧一場。結果國稅局的人站在路的終端,向他倆說:“來來來,你今天賺了一百萬,是吧?”“是的。”“你今天也賺一百萬,是吧?”“是的。”各交25%所得稅。各位,那天世界上的經濟就加了200萬元美金的GDP增長。你不要笑哦,好像這只是個形象性的笑話,我估計這個笑話是美國傳進來的,我覺得很有意思。我們人類做了很多這樣的事情,蓋這個房子,十年、二十年後,就把它敲掉了,比那個還嚴重。

  所以我們怎麼找出一個能夠符合人類長期福祉的社會跟經濟發展的一個模式?事實上也是我們這個時代,南老師提出來的一個大課題,也是外用方面很重要的一個人類必要交代的東西。所以我說南老師,按照宋儒張載的話,“為天地立心”,什麼叫為天地立心?把宇宙本體最根本的生命,把它指出來,能夠讓所有念他書的人、聽過他課的人,都能夠去體悟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讓我們能安身立命在這世界上,不是有生無命,棲棲皇皇,不曉得明天該怎麼樣?不只是純粹地賺錢,或者升官發財,就是我們這裡所講的,“富而好禮”,要有文化,找到肉體、物質生命以外的更珍貴的東西。“為往聖繼絕學”,這些東西是古今中外的聖賢傳下來的,不是某一個人的,是天下的,道是天下之大道也。所以南老師講公告天下、公諸於天下,不藏私的,都在書裡面,你們想要真正體悟南老師的精神,你就要仔細看南老師的書,不斷去體會,我相信你們以後會更有成就,“為萬世開太平”。南老師一輩子做這個事,他沒有做過官,但是他對全人類歷史的影響卻是亙古長存的,會讓我們中國人引以為豪。他就是在做這個事情。

 

結束語: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最後我以一個不成材的學生,引用顏回讚歎孔夫子的話,來讚歎南老師。這是我內心真誠的話,我覺得沒有比顏回描述的更貼切了,“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仰之彌高”,我在看南老師啊,好高啊,“鑽之彌堅”,你越接近、越深入,發覺後面的路還好長啊,而且要超越他,更是艱難,難上加難。“瞻之在前”,你好像以為已經接近他了,隔兩天發覺自己難為情、臉紅了,“忽焉在後”,發覺還早呢。“夫子循循然善誘人”,這顏回講孔老夫子,循循然什麼?他會引導你、誘導你,讓你成長,“博我以文”,讓你的文化、思想、知識博大,開拓你的心胸,“約我以禮”,剛剛講的,思想、行為,能夠讓我自己節制自己、管理好自己,“欲罷不能”,想要不跟他這麼學,都忍不住啊,就是要一輩子跟著他了。“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一輩子跟著他,好像有所建樹,但是又發覺好淺。“雖欲從之,末由也已”,這就是我的心情。

恆南書院 - 弘揚東西文化精華
Copyright © 2013 恆南書院版權所有
地址:上海閔行區恆南路1288號     沪ICP备:13025886
法律聲明   |   版權聲明   |   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