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
>
>
>
Joshua C. Ramo(雷默):在南怀瑾老师诞辰百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重要活动

Joshua C. Ramo(雷默):在南怀瑾老师诞辰百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系列活动,在上海恒南书院举行。本次活动由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江村市隐主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浙商总会、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协办,恒南书院承办。
编者:作者Joshua Cooper Ramo(乔舒亚·库珀·雷默)先生,系美国基辛格咨询公司CEO、副主席,《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畅销书作家,著有《看不见的地平线》《不可思议的年代》《第七感——权力、财富与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本文系作者在3月18日纪念大会上的致辞中译版。经作者审定,授权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怀瑾老师的历史遗产
Joshua Cooper Ramo(乔舒亚·库珀·雷默)
 
(2018年3月18日·上海·恒南书院)
 
 
    今日参加南老师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并借此机会谈一点和老师有关的想法,我倍感荣幸。我没能像自己希望的那样,更长期、更深入地跟随南老师学习。同时,我也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学生,因为,真正跟随南老师学习(做南老师的学生)所需要的投入和专注力,对任何人来说都异常困难。当然南老师深刻了解这点,也以此为基础因人施教。他了解每一个学生,他们的不足,以及他们最适合走的路线。与南老师在一起,我们有一种感觉,就是他总能快速判断出学生的性向,并因材施教。他对学生没有期待,也没有失望,只有实在的事实。他洞察学生的未来,就像我们读一行简单的诗句。
 
    今天我想简要探讨一个南老师很关注的禅修问题,该问题也影响了我的修为和生活。我认为,他这个观点的含义超出了禅修这个问题本身。不过我必须强调,这仅仅是我自己的看法。如果南老师在这里,他很可能不同意我的看法,会说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过于简单。然而,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学生的能力局限了。
 
    简单介绍下背景。在遇见南老师之前,大约十多岁的少年时代,我即开始学习禅宗临济宗。但当时我并没有老师,我自学了禅修以及那些神秘的洞察力。这意味着我犯了很多的错误,并且需要艰苦努力才能适应有老师指导的学习。但这也给了我基本信心,让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去磨练自心。毕竟,禅宗最终要求的,是自己启发自己的觉悟。
 
    一个禅宗学人尤为关注的问题是,在思绪慢慢平静下来时,如何处理“心”的问题。在禅修过程中,处理心灵活动的方法有很多种,包括专注呼吸(看呼吸),或者专注光(看光),或者“参话头”等。"参话头"是禅宗的一个有趣且独特的教育法。南老师认为,大多数情况下,“参话头”并不适合现代社会。但是他也承认,它的确有一定的作用。我想谈一下对这一点的看法。
 
    南老师的能力非比寻常。他熟练掌握修持的许多宗派(学派),并是其传承者和教授者。不仅如此,他深刻的洞见到,哲学和历史本质上是一个东西,不了解一个,也很难了解另一个。正是基于此,他可以判断出各种学派的价值。 因此,觉悟不光是一种心灵境界或哲学修持的成就;在觉悟的那一刻,它使人触及到一种力量——这个力量是如此的深邃,它能贯通万有。正是这个,使他能对我们这个时代做出敏锐而准确的判断。他对我说,“这个时代,将是一个充斥精神疾病的时代”。他认为,今天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武装好,无法应对这种时刻与机器、世界以及他人的紧密互联所带来的焦虑和压力。他认为,不仅在生理层面如此,在思想精神层面、社会层面以及政治层面都是如此。
 
    那么,在这个时代,我们如何看待觉悟这个课题呢?又如何行为呢?我们又该如何考虑那些违反一般理性的事物?我们该如何准备、管理自己的心灵和思想精神,使我们产生洞察力,在被迫面对无历史经验可参考、又非一般理性分析可解释的思想、人类以及社会的变革之时,可以让自己走向觉悟之路?当然,这也是禅宗"参话头"的一种。这也把我们的修持和我们的人生联接起来(而不是割裂开来)。
 
    今天,一些苗头正在出现,可能是一种运动、革命,或者科学,这些苗头指向全新的生活、思维方式。南老师认为,像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是科学自然发展的产物,但这些技术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什么叫做人类(人类的定义)。当然,传统的觉悟方式仍可以奏效,但要看清这些正在发生的新事物的本质却愈发复杂。此时,我们面临的最基本的问题便是,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些从未见过的新事物。同时,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这些生活中的改变,如我们的意识可以通过技术与他人相互连接,人工智能可以与我们互动,以及我们的基因也可以编辑,是否会为人类打通觉悟的新道路。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必须要对我们所处的时代做出判断。现在,我们周围的世界似乎陷入了一种混乱。我们的身心思想都被这一切所占据——尽管我们希望可以超然世外。
 
    南老师曾这样谈到历史上的五代时期。“智者认为那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时代,所以靠边站开了。他们都有济世救人的情怀,为什么会站开了呢?” 这也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我们是否身处一个无法挽救的时代?如果我们心有慈悲,那是很难接受的事。也或许,这是一个我们的行动仍可发挥作用的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所面对的最难问题之一,也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南老师已经指示了我们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的工具。或许,南老师句里行间也暗示了他对这问题的看法。但至少对我而言,答案仍然不清楚,而寻求答案的道路上,(世界)也可能充满了可怕的发展和演变。
 
 
(文章来源: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友情链接: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刘雨虹的博客  “南师如是说”微博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