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重要活动

张心帆的发言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系列活动,在上海恒南书院举行。本次活动由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江村市隐主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浙商总会、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协办,恒南书院承办。
编者按:作者张心帆先生,系袁公焕仙先生外孙,南怀瑾先生义子。 
本文系作者在纪念活动中内地同学代表组的发言。经作者审定,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张心帆:大会筹备组让我说两句,我很紧张,为什么?因为与老同学比起来,我是最差的,我虽然是袁(焕仙)老的外孙,有他的基因,却没有他的学识和智慧。以前我称南老师为南伯伯,他到大陆后,主动认我作他的干儿子,这让我很感动,他说我这个干儿子,过去是不信他的,但他慢慢看我,越来越喜欢我了,所以就收我为干儿子。同时,他也教育我很多。我第一次在香港见到他,就被他谦虚的情怀彻底征服了,那是人格的力量。他在工作上指导我,特别对我说:身在公门好修行,起心动念都要出于公心。这些话对我影响很大。他也慢慢教我佛法,他说:你在作事的时候,要物来则应,过去不留。他还把心法传给我,他说:这是你外公给我的,现在还给你了。他对我希望很大,他说:你只要几个月认认真真,你就回家了。结果直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我都还没有找到家,真是个不孝之子。 
 
        在生活上,他对我的关心就更多了。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每年我能去看望他老人家的时间有限。2007年,因为他让我母亲去太湖大学堂,我才专程陪我母亲前去,这是他和我母亲阔别六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当时很多老同学都在场。那次我感冒了,他马上就去给我配药。
 
        还有一次,我觉得莫名其妙,他和我坐得很近,看着我,他突然问:有钱花没有啊?我说:我有钱啊。我是公务人员嘛,他生怕我钱不够用。
 
        崔德众:林医生说自己没钱,你说自己有钱。 
 
        张心帆:其实你们都知道谁有钱谁没钱。(众笑)但我不能要他的钱啊!其实每到春节,他都给我们发红包,我也收了,他是我干爹嘛,所以我感到很温暖。
 
        最后,我有一句话:父母给了我生命,干爹给了我慧命,干爹,我很想念你!(众鼓掌) 
 
 
(文章来源:南怀瑾学术研究会网站)

友情链接: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刘雨虹的博客  “南师如是说”微博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