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重要活动

陈定国:南师百年诞辰纪念会致辞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系列活动,在上海恒南书院举行。本次活动由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恒南书院、江村市隐主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浙商总会、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协办,恒南书院承办。
编者按:作者陈定国教授,美国密歇根大学企管博士(1973),台湾大学商学系所教授、主任、所长(1975-1984),美国台塑J-M公司执行副总裁(1984-1985),美国纽约CP(USA)总裁(1985-1998),香港正大卜蜂集团(CP Group)资深执行副总裁(1987-1998),淡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院长(1999-2008),亚洲大学管理学院讲座教授、院长(2008-2009)、荣誉教授(迄今),中华企业经理协进会荣誉理事长,中华企业研究院基金会公益董事长,文化大学国际企业研究所特聘讲座教授,管理科学学会最高学术荣誉“管理奖章”获奖人,著有:《企业管理》、《目标管理》、《国际企业》、《现代营销管理学(上、下)》、《高阶策略管理》、《有效管理哲学》、《有效经营》、《集团管理》、《企业鼎国论》、《企业传道录》、《台湾MBA教育的全球化之路》、《我也说论语:圣言人人传》等二十余种。
本文系作者在纪念大会上的致辞,经作者审定,授权南怀瑾文教基金会、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师百年诞辰纪念会致辞
文/陈定国
 
(2018/3/18 上海,恒南书院)
 
    我叫陈定国,是南老师的学生之中的一个,南老师的学生很多很多,在大陆更多,在台湾也很多。今天是3月18日星期日,慈雄董事长很慎重很周全,在这里办南老师一百岁的纪念活动。我们在上个月2月25号,也是礼拜天,南老师在台北的弟子们也办了一个,大型的研讨会,那个学术研讨会,李慈雄董事长还有他的弟弟,李慈泉先生,恒南书院的顾问,都特别到台北去主讲。南国熙兄的哥哥,南一鹏先生也从美国回来出席并主讲。所以我们在那边所办对南老师的纪念活动,围绕有关中华文化怎么样复兴及发扬光大的大主题。我们有很多小题目,都是一个一个连贯,每一个题目有一个主持人及一个主讲人,这样一共有12个小题目,12个主讲人,规模没今天这么大,听众贵宾人数没有今天这样400多人之多,不过会场气氛也很热烈,所以今天我也带来了一个光盘,刚刚做好的。
 
    让我讲一讲我跟南老师的关系,我在1988年才认识南老师,那个时候南老师已经很有名了。我家的董事长,我太太啊,她比我更早认识南老师,也是她对南老师的尊敬崇拜影响我。我在香港,1988年认识南老师的时候,当时我担任泰国正大集团——谢国民先生及谢中民兄弟集团的资深执行副总裁(SEVP)兼总裁室的主任。
 
    孙静源先生带我去认识南老师之日,第一次南老师就送我一本他13岁就开始写的诗集,指吟诗作对的「金粟轩」诗集。一个礼拜后我再去看他,请教他几个问题,暗示您送我的那本书我真的有看哦,所以才能提问题问他。哎呀,南老师竟然又叫人从他的书房里拿出三十几本书来送我,这些书是从台北特别运到香港来,把他已出版的三十几本书再送给我。我私下“哦!”了一声,我说这位老先生实在是太看得起我吧。第一本我已经看了,表示我很认真了吧,怎么又拿三十几本出来了!你们看有被送过这样多书吗?那三十几本书果真都送给我,我后来也竟然把他三十几本书都看了。从1988年到1998年,我从台湾到香港,又从香港入内地。到60岁,我就离开正大集团回到台湾去,又回去当大学的院长,当讲座教授,又当证券公司董事长,反正人生照样要忙,忙到现在,今年我是进入80岁了(观众鼓掌),身体状况还是可以,就可以什么都做。刚才遇到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的夏大慰院长,他还说我以前讲课的时候,都是从早上讲到下午啊,要连续讲好几天呢。对的,我可以站着连续讲课的,因为南老师也讲过要炼心炼身体啊,南老师的武功很好啊,我们要学他练武功,我们要重新再做年轻人吧!!
 
    记得今天早上,播放央视两位导播拍的电影,里面有个镜头,你们大概没有特别注意,镜头里照到浙江省副省长柴松岳先生,后来也升任当了省长,跟南老师在香港会客室,签那个金温铁路的合同,旁边有一个人拿文件站在旁边,那个人就是我(众笑,鼓掌)。哎,你们也许会感到奇怪啊,我是替泰国正大卜蜂集团,在做高级幕僚,类似参谋长那样的工作,怎么会跑到南老师这个地方,来看他们签金温铁路合同呢?是为了台湾卜蜂公司的发展。实际上金温铁路合同的签订是浙江省的一件大事,柴松岳副省长带着他们浙江省经委计委一个团来,花两个礼拜在香港谈判及签订这个有史以来官民合办第一个大基础建设铁路合同,实际上白天谈合同的办公室就在我正大集团办公室,打字就在我办公室打字,晚上再拿回来给南老师跟柴松岳两个人在吃晚饭后看,不行的地方,明天去办公室再详谈再打字,来来往往两个礼拜,终于达成了,终于把合同签字了。因为南老师说一定要签字,如果不签字的话,他们这个浙江团队,叫做经委还是计委啊,回去无法向上级交代的,这条铁路又是我们浙江家乡的路,100年来浙江西部2000万人口,是沿着瓯江公路和金华方面往来,如果下雨的话山崩水冲,瓯江公路就断掉了,生计就艰难了。所以就要把这条路修起来,南老师空手修路靠「苦心」啊。南老师个人哪有钱投资建路?大家知道南老师是个读书人是不是?写文章的,有什么钱呐?不过没有钱也没关系!你读了《金刚经》之后就知道,「没有」就是「有」。(众大笑)「空」就是「有」,当你好好干「没有」东西也会变成「有」东西啦,反过来你不好好干,「有」东西也会变成「没有」东西啦。(观众鼓掌大笑)
 
    我曾读了南老师大作《金刚经说什么》,大家知道「金刚经」说什么吗?说「空」(变化)是须菩提和佛陀对谈的记录。我曾经写了第一篇学佛心得的文章,因为我们众弟子在香港南氏人民公社那边都要写一篇文章,谈谈在南老师门下学这个佛法佛学,到底有什么心得?那时我也不会,最后我写了一篇《金刚经里面为什么没有金刚》?(众大笑),你们大家没有看到吧,《金刚经》这部最上乘佛经大家通常看到的有5000多字,但《金刚经》里面有没有写「金刚」两个字呢?只有一句「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对不对?但读完之后,你的心就如金刚,所以表示我有读到南老师的东西啦。
 
    好,有关金温铁路之来由已经告诉大家了,在开工爆破那一天,沿线有五处同时开工,主礼处在缙云地级市。南老师人在香港,没有进内地,从缙云典礼台浙江省政府拉一条电话线,特别拉一条国际电话线到香港南老师办公室,那个时候电话线不像现在普及啊,手机也没有像现在人人都有。顺利爆破之后,我打电话告诉人在香港的南老师,哦,我说在那个临时架起来的典礼讲坛往外看下去,瓯江公路都是人呐,山坡也是人,河谷也是人,街道也是人,张灯结彩、踩高跷、跳秧歌,锣鼓喧天欢天喜地。我就跟南老师说,南老师你这条铁路修对了,我太感动了,激动万分,我都哭出来了!我向来不哭的啦,因为我叫陈定国嘛?不能随便哭的啦。(众大笑)这个爆破的节目在刚才的电影短片里也有,嘣的一下,那一位工程师讲的,在沿路五处开工都有爆破典礼,祈求平安。这个251公里的金温铁路工程难度特大,所以百年来六次修路都中途而废,因有51公里,不是山洞就是河流桥梁,工程很困难很困难,外国财务公司都说整条铁路工程的估价成本不对,太便宜了。你们也许知道后来内地也修了一条铁路,叫京九铁路你们知道吗?从北京到九龙的铁路2500多公里,他的山洞跟桥梁工程有多少?也是51公里呀,这条山洞跟桥梁的困难度,跟那条251公里的金温铁路一样啊,多可怕啊!多困难啊!但终于也把金温铁路修起来了。花了五年规划五年施工的巨大心血终于把铁路修好,那才只是南老师要修的一条小路而已,你说的南老师要修的是什么?是「中华文化」的大路。
 
    金温铁路修完之后,我在台湾的经济日报,写了一篇文章,刊登两天,介绍南老师修建的金温铁路。当时写这个文章还都是怕怕的。因为台湾经济日报的总编辑是我的好朋友,他说你写,我给你登,总编辑说要登了,我写的就不会不登吧。果然,社会反应很正面。
 
    第二要报告的就是有关两岸共识的事情,这些伟大思想的先行者,汪道涵先生,杨斯德先生,贾亦斌先生,许鸣真先生等,都应得到敬佩。刚才看到贾亦斌先生的公子贾浩,他的哥哥贾宁我跟他也很熟啦,我是陈定国啦,(众笑)你们都是对两岸和平有贡献的人啦,贾浩先生跟他爸爸一样壮。有一次贾亦斌先生,又来香港看南老师。主持人,如果我讲的时间太长请你告诉我,因为我讲课常常是刹不住车的啦。(众笑)贾亦斌先生拿一本他写的书给南老师,特别注重写在四川成都中央军官学校,他当军事教官,南老师当政治教官,那一段时间。那一本书给南老师,南老师看后就借给我。我拿回去看了两个礼拜之后,写出阅读摘要两页,一条一条要点列下来,我拿去给南老师看,老师点个头,下一次又碰到贾亦斌先生来了,南老师说你写的那一本书就是写这个,就是那两张摘要。贾爸爸看了说,果然都没有漏掉要点。南老师心里也觉得不错,意思说你看我底下是有会读书的学生,这个是趣事啦。关于贾亦斌先生,汪道涵先生,还有杨斯德先生之间的两岸交谈内容就不能详谈了。
 
    我认识汪道涵先生是从正大集团的工作关系开始(1985)。汪道涵曾是上海市的市长,退休下来就当上海市的顾问,地位崇高。我们泰国正大集团(在海外又称卜峰集团)有三个大投资合作案子在上海市,都是很大的案子,也都是汪道涵先生市长任内批准的,做幸福牌易初摩托车是他批准的,做大江(正大松江)饲料养肉鸡一条龙也是他批准的,还有一个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合资的上海实业公司也是他批准的,三个公司里前两个做成功,都是十大中国外资企业之内,股票上市。第三个没有做成功,那不是人的原因,而是大环境的原因。所以汪道涵先生跟我们正大领导很熟,我每次来上海都会见汪道涵先生,我也会讲香港南怀瑾老师的学问道德情况,在香港我也会向南老师讲汪先生的为政与风范,所以他们两个都还没有见面,就已经是很熟啦。后来贾亦斌先生,杨斯德先生,来谈两岸共识,这个题目范围又更大啦,这个两岸共识大问题,汪道涵先生也参与进来,所以当汪道涵也到香港去,所有学生们都说汪道涵先生,是台面上政治人物,怎么跟学问家南怀瑾先生有关系呢?我说「没有」关系就是「有」关系。(众笑)所以两岸关系促成这样认识。
 
    我在1998年从正大集团退休回台湾后,我获选为企业经理协进会的第九任理事长,我去访问第二任理事长辜振甫先生,辜振甫是有钱人,台湾的大企业家,人品名望都很高。我跟辜先生说,你是台湾的代表,被选为海峡基金会的会长,而大陆也要成立一个海协会,要找一个会长。大陆很多人都想做这个海协会会长,因为这个「会长」是荣誉职不是金钱的,也不是政治地位,而是人生价值的荣誉,谁能做会长就代表是众望所归的人。我跟辜振甫先生说,你做台湾海基会的会长,是代表我们台湾同胞,要跟祖国大陆谈和平统一的事情,这是很重要的工作。而你对方那个海协会会长的人品声望要和您相当,当时也有好多人在竞争那个位置。最后,「我们」推荐了汪道涵先生,辜振甫先生一听我说出「汪道涵」三个字,马上问:「你们」?「你们」是谁?「我们」,「我们」就是南怀瑾跟陈定国(众笑),我想他差一点流鼻血了。(大众鼓掌大笑)果然啦,这个海协会的会长北京中央就是指派汪道涵先生,而不是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也是很有地位的啦,中间关系不讲。
 
 
    第三个要报告的是有关中国文化的复兴发展,中国内地有十三四亿的人口,要维护发展五千年中华良好文化,工作好困难哦。所以,在台湾就从幼儿诵念经典开始。「幼儿读经班」,把《三字经》《昔时贤文》《千字文》《千家诗》等等等等,都把他们读起来。台湾在办「幼儿读经班」、「小小状元比赛」,不知大陆可不可以办「幼儿读经班」呢?在香港南老师那里有一个晚上吃饭的地方,每天晚上摆两桌,叫做「南氏人民公社」。我每天下班后都去,我被南老师指派为南氏人民公社餐厅的「厅长」。因为我在香港正大集团总部上班,如果不出差到泰国、中国内地、美国等等地方时,我就到南老师那边,我跟在老师身边十年(1988~1998)之内,大概有5000个小时以上,虽然时间不长,只有十年,但是密度是很大的。在大陆可不可以办「幼儿读经班」,诵读名著经典呢?大家没有把握,也讨论不出可行之法,我说:也许可从山区、贫民区的希望小学试办。那时候海外捐款帮助中国内地办落后地区的希望小学,在山区、贫民区,敏感度低,不会惹麻烦的希望小学的小学生在下午的正课上完了,还没放学之前,拿半个钟头来读幼儿经典,也不影响正常课程。南老师说这个好像可以办,所以马上请人通知一下各地区的希望小学的校长,有好几百个人在上海集合,请某教授来讲授方法及好处。听后校长们都很同意,让小孩子来读一点中国文化经典绝对是好事,但也不能正式说要读中国经典,只能叫做社会新活动什么名称,就这样从幼儿开始念经典来复兴中华文化,成果绝对好。
 
    后来我说小孩子念经典,那大人呢?小孩是多少岁?三四岁?五六岁?七八岁?要等到十七八岁才会对社会有影响,太慢了!如果大人要进入中国文化有什么办法呢?我说我们来弄个「成人读经班」,「成人」,你知道在美国「成人」是指什么?「成人」就是暗指「成人电影」你知道吗?(众笑)事实上,年纪大一点叫成人,就避开「成人」二字吧,所以叫老人读经班吧,叫壮年读经班,不要讲「成人」。所以1998年我回台湾去就办个壮年读经班,每个礼拜都有一个读书会,每次三小时,第一个班在第一个礼拜,第二个班在第二个礼拜,第三个班在第三个礼拜,第四个班在第四个礼拜,地点各自认养,每班有一护法,指定每周主题主讲人,自由参加,不收钱,茶水、茶点由认养人免费提供,大家也不要去向政府申请钱。自己的文化自己复兴发扬,我们私人持续做,我一九九八年回到台湾去,到现在已有多少年?到2018,已做快二十年了。我们就每个礼拜办下去,热心同胞到处是。每一堂读经班读什么书?把南老师的书三四十本逐一读,再加新书?读书会名称叫「名著选读励进会」,南老师的著作就叫「名著」(著名作品)嘛,外面的一般人看不出来我们在做什么,有兴趣的人来读,久了之后,你就知道重要性,就很有口碑了。所以南老师担任董事长,由古国治开始登记创办的「老古出版社」,卖南老师的书卖很多,不少都是我们那些读书会的学生在买的。当然,这个作法就是现代营销学啦,不要直接故意卖书,而是声东击西,自然书卖出很多,所以书店的生意还是不错。(众笑)
 
    最后再跟大家讲第四点,有关《论语别裁》的衍生性作品,前面提到南老师曾送给我三四十本书嘛,我第一本书看到的就是《论语别裁》上下两册,这个《论语》我们从小学初中就开始读过了,现在还讲读这个「古老」东西,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就详看了,哦!心里马上感到这位南先生真的有学问呀!1988年见南师的时候我已经是企管博士(密西根大学,1973年毕业),我已经在教大学生、硕士研究生、博士学生了。我在企业管理上号称华人第一个企业管理博士,因为我在台湾走遍了,也没有碰到一个人比我读企业管理博士更早,在中国内地以正大卜蜂集团名义,到处演讲,也没有碰到比我更早的企业管理博士,所以说我是华人第一个企业管理博士,使我感到任务重大,我若不能把「企业有效经营」之道的东西传播出去的话,我就是罪人一个啦。所以有时候你不要有很多名头,名头多了对你是有非常大负担的。
话说回南老师的《论语别裁》之精彩,我把那本书看完之后觉得不得了。孔子和弟子言谈记录的原本《论语》有一万五千个字,有二十篇,五百多「句子」,叫「章」啦,有时候一章只有六七个字而已啊,南老师把《论语》一万五千字讲成五十几万字,分成上、下两大册。南老师把时间、空间、人物,相关事物都讲在里面,讲活了。《论语》本来都没有时、空、人、事、物相关东西,是死板的东西,读起来很枯燥。但南老师把这些都放在一起讲,引人入胜,令人读起来就像开快车,你突然要刹车也刹不住啦,南老师讲的是作人做事道理,不是言情小说啊,哈哈哈,(众笑)。
 
    后来南老师在2012年过世了,我们当然非常伤心,9月29日(中秋节前一天),李慈雄董事长从上海打电话给在台湾的我,慈雄曾经是我的学生(他是台大工学院的学生,跨系选修我在台湾大学商学系的课),现在是斯米克集团董事长。(众笑)他打电话说,9月30日下午六点一定要赶到庙港太湖大学堂,否则就来不及见到南老师最后一面了。那个时候碰到中秋节机票很难买,但我跟我太太两个人还是赶到,30日中秋节晚上南师荼毗的时候我就跪在那个炉口,谈起这个,很令人伤心。
 
南师驾鹤归西之后,台湾的学生们就讲怎么样把纪念南老师的活动,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办下去。我们在台湾有一个「十方禅林基金会」,也是南老师创的,我是董事会常务董事之一,提议头二年,每个月最后一个礼拜,晚上七点到九点,就在十方禅林,由一个学生,讲述他与南老师的往来与学习的回忆纪念,名叫「大道如是话南师」,已经讲了两年,要有二十四个人来分享。开始时主办单位担心叫不动人来讲,我提议把南老师比较出名的学生名字,按月写下去,然后打电话给他,说是基金会董事会邀请的,如果他不来,就由我来打电话,我会说你是不是南老师的学生啊?如果是的话,就讲一个吧!哈哈,没有人拒绝,所以找人家演讲就是要这样做啊。
 
    讲了两年,二十几个人讲完了,第三年是不是要换一个题目纪念南老师?十方禅林基金会又开董事会,我又提议说来导读南老师的书,因为南老师的书很多,学生也很多,不一定人人参加我办的那样「读书会」。既然如此,就决定正式导读南老师的书吧,董事会的秘书长黄德舜教授也曾是我的学生,他就指定导读系列的第一个就是陈定国。我说我要导读南师的哪一本呢?南老师的新书单我刚才看了一下,到现在为止有六十二本。我说要导读哪一本?我想想,还是导读《论语别裁》吧!就指定时日。南老师曾说人是要被压迫的,有压力才会成长。我也是被时间压迫的一个。
 
    我既然被指定了,有压力,所以我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南老师《论语别裁》五十几万字,上下两册重新看了一次,把要点笔记下来,也是一大册。再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把相类似的主题勾在一起,然后写成《我也说论语:圣言人人传》。意外又意外,陈定国竟然也说《论语》啊。我详读了南老师《论语别裁》确实有一点开悟,所以写出《我也说论语: 圣言人人传》一书,大概有六万字,但只有六十八条(章)而已。历史上写《论语》的人有多少?你们知道吗?一千多人呐,所以加一个陈定国也不算什么啦!对不对?(众笑鼓掌)为什么书名叫《我也说论语:圣言人人传》呢? 因圣贤们好的语言几千年来是人人传颂,这个是没有专利权的啦,它是我读南老师的《论语别裁》的领悟心得,成为南师著作的衍生性产品。我导读会已经讲完了,听众要我出版,所以我又加了十四个附录,把向南师学习的心得报告加上,今天我带了一本样书来。
 
    以上是我跟大家报告怀念南老师的四大点。我真的读过南老师送给我的书,我跟随南老师1988到1998,这个十年中间发生的事,包括刚才讲过,两岸共识,金温铁路,振兴中华文化等等,我都听到,但是我不可以对外面说。今天因为纪念南老师100岁,所以特别讲一讲。我很在意和南老师难得的缘份,我曾写了一篇文章「香江十年,怀师万千」,香江就是香港的意思,怀师万千,就是讲不完的故事的意思。这篇文章放在《云深不知处》纪念集里,刘雨虹老师主编《云深不知处》的书名,是采自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夏院长纪念文的内容要旨,很感动人。这篇「香江十年,怀师万千」,里面很多有可以再挖的宝,但是我没有再继续写下去,就留着给大家去挖。
 
    我讲对老师的怀念不是一般的。至少我读了他三四十本的书。你们也可以试看看照做一番,找老师的一本书,如果你是讲佛教的可找《金刚经说什么》、《如何修证佛法》,这些都是讲悉达多释迦摩尼佛的佛教大作。如果你是讲道教的,可找《老子他说》、《列子臆说》、《庄子諵譁》。我曾读《列子臆说》,读到一个你们都不知道的国度。你知道黄帝轩辕氏,做天子做几年?黄帝啊,就是和炎帝一起打败蚩尤的那个黄帝啊,他被推出做天下的共主天子做几年?不知道?答案是三十年。他要统治那个时候的天下也是很有挑战的任务。那是五千多年前的事了。他统治的理想是什么国家?所以后来我们有个「大同世界」是吧?(李慈雄答:华胥国),「华胥国」,对! 哎呀,这个慈雄还是厉害有读书!黄帝作梦,梦见华胥国度,天下是那样和平亲密,人民那样和蔼可亲,政府官员那样为人民服务,所有我们今天追求的东西,在华胥国都有了。所以黄帝醒来,把大臣叫来,说他要统治及治理这个国家,就是要模仿「华胥国」。那在西方希腊古文化,就叫做「理想国」是吧。在我们东方就叫「华胥国」,大同世界。
 
    好了,时间太久了,再讲下去大家就不要回家了,谢谢啦!
 
(文章来源: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友情链接: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刘雨虹的博客  “南师如是说”微博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