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
>
强文义:怀念南怀瑾先生

缅怀南师

强文义:怀念南怀瑾先生

编者按:作者强文义先生,1937年生,无锡人,哈工大自动控制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长,哈尔滨工业大学科技委副主任、工业过程控制研究所所长、双足步行机器人研究室主任,中国宇航学会理事,中国核学会理事,教育部科技委员会委员,总装备部科技委兼职委员,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
本文源自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南怀瑾文教基金会,作者授权发表,照片由作者提供,编辑插图,转载请注明出处。
 
怀念南怀瑾先生
 
文/强文义
2017年10月15日
 
    南怀瑾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2018年3月18日又将迎来他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读南书,忆往昔。十分怀念这位时代的伟人,感恩他给国人留下无量的润世杰作,感恩他用宽广的胸怀鼓舞我们去实现宏伟的强国理想。
 
    我和南怀瑾先生相识于1991年冬,那时我去香港参加第二届国际制造技术会议,特赴南先生在港岛住处拜见,虽是初次想见,但先生的风貌,先生的品德,先生的理念深深的感染了我,交谈十分投机,真是一见如故,恨相见太晚。南先生在他的“人民公社”款待我们共进晚餐。席间他谈了很多对国内外形势的看法。其中特别谈了弘扬中华文化的重要性和两岸关系的发展。南先生说,中国历史上国家有存亡,朝代有更替,但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一脉相通,没有丢失,才有今天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现在要大力弘扬中华文化,在现代教育里,中华文化的教育正在消弱和流失,特别是年轻一代,如果中华优秀文化得不到传承,中华民族以后就没有希望了,因此南先生不遗余力的强调要从娃娃做起,大力弘扬中华优秀文化。
 
(左一为作者)
 
    南先生特别关注海峡两岸的文化交流和和平统一,他曾致力于促进汪辜会谈的实现。他力促台湾的企业家到大陆投资办企业,他的观点是希望台湾企业家饮水归源,促进内地的经济发展。在以后我曾在南先生处看到不少台湾的企业家在内地投资,由于改革开放初期,投资环境并不好,遇到不少困难,到南先生处诉苦,有的甚至想撤资,都受到南先生严厉指责和批评。南先生对两岸统一的看法,是不能太急,大陆要先把经济搞上去,因为台湾的年青人对祖国的认同感不强,又认为台湾的经济很不错,统一后会把他们的生活水平掉下来,存有疑虑。我曾询问过南先生,为什么不直接回内地生活和工作。南先生说他留在香港是“留半步”,便于做两岸的工作,他现在在港,说话可以引起两岸领导的重视,他经常给两岸的领导提不同的意见。他的住处,亦真正成为两岸交流的场所,每晚都会有两岸和香港的著名人士聚集在这里交流不同的看法和倾听南老师教诲和讲学。他亦正成为两岸沟通的桥梁。
 
    我曾因为南先生赐资全力支持我们做好对苏技术和人才引进工作,而在国内受到责疑时找过国台办主任王兆国先生(校友),王兆国曾高度评价南先生是两岸沟通的桥梁,为两岸高层领导的沟通和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杰出贡献。
 
    南先生对我校的杰出校友孙运璇先生在台湾经济振兴中起的作用极为赞赏,他曾对我说,台湾经济起飞,变成亚洲四小龙,孙运璇先生担任行政院长及以后搞新竹园区,创建台积电等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你们学校能培养出孙先生这样优秀的人才,你们的学校是很不简单的学校。
 
    1994年我曾带学校代表团去台湾访问,参加台湾大学管理学科的学术会议,期间特别去拜访了校友孙运璇先生,我们亦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孙先生对南先生亦有很高的评价。他说南先生为弘扬中华文化,促进两岸交流和高层沟通作了很多很好的工作,而且对很多问题的看法和南先生一脉相通。孙先生亦特别尊敬南先生。
 
    孙先生曾中肯的说,为了祖国统一,大陆应首先把经济建设搞上去,把人民的生活水平提上去,台湾现在人民怕统一后生活水平会掉下去。祖国要统一,要经历一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将来可能统一的形式是联邦制,即可以承认不同制度形式存在。(很像后来国家提出的一国两制概念)。
 
    孙先生对大陆经济发展建议,关键要把农村经济和农民生活搞上去。还具体建议要首先把电和路通到各偏远农村乡镇。孙先生还谈了对三峡工程的看法,他说现在很多人对三峡工程说法不一,他认为三峡工程光从发电来说建这样大的工程不如建多个小电站来得经济,因为远程输电经济费用高,但如果从长江流域综合治理统一来考虑,还是很好的,一定要统筹兼顾,统筹考虑。孙先生和南先生一样都热切盼望祖国和平统一,并为此作不懈的努力。
 
    孙先生并建议我们去新竹园区和台积电等公司参观考察,我们去参观后确实受益匪浅。
 
    鉴于对南先生和孙先生的敬仰,感谢他们对学校工作的支持,我曾向学校建议聘请南先生和孙先生为学校的顾问教授,并正式邀请他们来校访问。
 
    对此孙先生接受了我校的邀请于2000年哈工大80周年校庆时,不顾身体有病,坐着轮椅,回到了他日夜思念和培养他的母校,在踏上母校的土地时他深深向母校鞠躬表示了深切的感恩。接受了母校给予的杰出校友和顾问教授的崇高称号,圆了几十年回故里之梦。
 
    但南先生我亦代表学校多次邀请他能到哈工大访问,遗憾的是为了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和和平统一,开始“留半步”一直不肯跨入国门。以后回国后又全力投入太湖大学堂的建设,未能实现来哈工大访问,这是实为遗憾之事。
 
 
    在南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时,我们特别怀念他,他的光辉思想将永放光芒。我们亦十分怀念和南先生心心相通的孙运璇先生,相信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祖国统一大业一定能很快实现。
 
注:在南先生逝世一周年时,我曾撰写了《相识南怀瑾先生》一文发表在《云深不知处》纪念文集中(编者:《云深不知处》,刘雨虹编辑,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文中详细记述了和南先生相识相知的历程,记述了南先生对我的帮助和教诲。此文潦写几事,以作纪念。
 
 
(文章来源: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重要活动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温州乐清专题讲座
“佛法、科学与健康”的专题讲座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百年南师》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花絮
“南师墨宝馆”开馆仪式
施艾珠:在南怀瑾先生家属捐赠家书墨宝仪式上的讲话
李慈雄:从历史长流看南怀瑾先生的立德立功立言
叶小文:向南怀瑾先生请益安身立命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