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
>
古道:怀念南师

缅怀南师

古道:怀念南师

怀念南师


古道


       老师走了,但老师的音容时常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也时常会想起随老师学习的那段生活……

 

       因本如法师的因缘,以前会常去南普陀寺小住,因此认识了几位台湾十方禅林来的学长们,是老师派他们到厦门大学学习中医的,在他们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老师的神奇故事。

 

       记得最初拜见老师是在1993年年底。从闽侯大雪峰禅堂下来去参加老师主持的南普陀寺禅七,在去厦门大学拜见老师之前的几天,有一次,宏忍法师在南普陀方丈楼说起老师武功如何了得时,俺还不以为然,我说等见到老师时,要不先给他来个扫荡腿,看他能不能躲得过。宏忍师父听了哈哈大笑说,见到老师就怕你不敢扫过去。我说,那有啥不敢的?

 

       几天后,开化法师真的带我去厦大拜见老师时,本来想好的扫荡腿却成了恭敬的一拜。那次见面本来想向老师请教一些修行上的问题,结果成了给老师汇报近三个小时的江湖见闻及自己的学习经历,惹得老师不时的哈哈大笑。

 

       回来后,见到宏忍师父问我,你的少林扫荡腿出了没有?我说,没扫成,我给老师恭敬的磕了个响头。哈哈……

 

       那次的“南禅七日”是我很多禅七中明白最多道理的一次,真是法喜充满。也从那次以后俺才开始认真读起老师的诸多著作。

       当时我非常羡慕那些学长们能够亲近老师,我还经常跟他们说,如果能让我亲近老师,能经常听到老师讲课,那怕让我每天给老师端盘子洗碗都成。

       后来真的应了妙湛老和尚那句“发心就有缘” 的话。

 

       03年去上海长发花园听了几天老师讲授的《大宝积经》定分一课。

 

       04年8月有幸跟随本如法师到长发花园闭关,在两年的时间里,不但每天能听到老师的讲课,还经常到老师餐桌上蹭顿晚餐,还听过老师用川戏唱袁太老师的《醉后之光》,还有幸一睹老师极具力道与韵味的南拳。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闭关一开始,老师就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给大家讲授《达摩禅经》,后来还指导大家学习了《修行道地经》等,期间还不时地让我们抽签来试讲,那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时常被弄得一身大汗。

 

       老师那时精神特别好。经常在早晨三、四点钟打电话把我们叫到书房,讲授十六特胜法门,以及与禅定的关系、禅定的次第等等,我觉得老师非常注重对禅定的实践。

 

       为了跟老师的作息时间一致,我们也变成夜里学习用功,上午休息的习惯,这种习惯到现在还没完全改回来。现在十六特胜倒是没修好,却修成了夜里不睡早晨不起的夜猫子了。

 

       现在觉得当时专修时,身心觉受上的转变和进步非常明显,看来这事儿非得刻苦专修一番不可,否则,像现在这样早晚定时用功的方式,效果很慢,会把修证的时间拖得更长。

 

       在整理《达摩禅经》讲记那一段时间里,最有意思的是,几乎每天早晨5点多准时看到锦扬兄穿着线裤,披个灰色棉僧袍来敲门,把老师午夜里亲笔修改好的文稿交给我们,没有一句话,就这样默默传递了四个多月。

 

       还记得在05年3月的一个下午,因为那段时间感觉自己的心跳有问题,心律不齐不说,有时简直像停止了一样,并伴随着阵阵疼痛,就去找老师请假,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结果,得到的是老师几句如雷般的大喝:“看什么看?你不是来这里闭关的吗?死了就死了嘛!大不了下辈子再继续嘛!”被这么一喝,我当时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转,只是我硬是没让它掉下来。心里却想“老师咋这么无情呀?俺心脏真的好痛啊!”后来老师可能担心把我吓坏了,用和缓的语气说:“修道人的病有些是医生看不好的,因为真用功修行身体四大自然会有变化,有些现象是转变的过程而已,如果诊断不好,当作心脏病什么的治疗,再做个手术什么的,那就完蛋了。你看我80多岁了,还在用自己生命来实践佛法啊!我比你们用功啊。你看,历代祖师们都是不怕死的人,怕死就别玩这事了。”然后鼓励我回去继续用功,并给了几包粉状中药。俺只好打消就医的念头。

 

       每天依旧照常练习瑜伽和静坐,并继续整理老师的讲课记录。后来也不管心脏疼痛的事了,疼痛的现象大约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后,不觉间果然自己痊愈了。后因事去登山,发现以前登山气喘的现象没有了,也不觉得怎么累。生命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后来我在想,如果当时老师没有制止我,我到医院里可能真的当作心脏病啥的动个手术,也许真的就完蛋了。

 

       还记得在《达摩禅经》记录初稿完成的那天晚餐时,老师非常高兴地拿出50年茅台,很豪迈的说:我们是注解《达摩禅经》的古今第一人了。那天大家都充满了喜悦,那酒喝得很开心……

 

       跟随老师学习的那段时光,留下了很多很多美好的回忆。

 

       特别是在太湖大学堂的几年工作中,看似平淡,却跟随老师和学长们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那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体验。

 

       说到了这里,忽然想起了老师常说的一句诗:“当时只是寻常事,过后思量倍有情。”是啊!人生就是这样,那些茶余饭后的点滴提示或关怀,当年看似寻常,现在回忆起来却那样亲切和珍贵。

 

       学会珍惜眼前一切,努力去做到老师要求的“做一个能反省、谦虚、精进的平凡人。”

 

       关于去年月圆之夜与老师诀别前后的事,真的不愿多想了。

 

       老师太累了,选择了休息。留下那么多传奇和阐述关于先哲思想的话语后,自在离去,这样挺好的。佛说万法无常,都是生灭法。

 

       世间事总会留下一些遗憾。洞山建设没能按老师的指示如期完工,造成老师来洞山的心愿没能实现,这是我最大的遗憾。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迅速建好一个四合院啥的,迎请老师到洞山来呢?

 

       今天怀念着老师,回想着这些往事,痴人说梦般的写了这些,但觉得内心非常宁静,好想再给老师吹一曲那首“寒山僧踪”……

 

       也不知道老师现在到哪里休息去了?咋就不像传说中那样给咱托个梦啥的呢?

 

       老师,非常感谢您的教诲!

 

       老师,非常怀念您!(古道于洞山2013年7月12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版权属于作者所有,并授权本网站刊载。除非另有声明,没有书面许可的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否则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重要活动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温州乐清专题讲座
“佛法、科学与健康”的专题讲座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百年南师》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花絮
“南师墨宝馆”开馆仪式
施艾珠:在南怀瑾先生家属捐赠家书墨宝仪式上的讲话
李慈雄:从历史长流看南怀瑾先生的立德立功立言
叶小文:向南怀瑾先生请益安身立命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