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恒南书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2588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法律声明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恒南路1288号

 

>
>
熊光楷:世上苍生架上书 ——与南怀瑾先生一席谈

缅怀南师

熊光楷:世上苍生架上书 ——与南怀瑾先生一席谈

编者按:本文作者熊光楷先生,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原会长。
本文源自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南怀瑾文教基金会,作者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世上苍生架上书
 
——与南怀瑾先生一席谈
 
 
文/熊光楷
 
    我与南怀瑾先生闻名早于见面。很久以前,就有朋友为我搜集到南先生签名的书,有的书上南先生还礼貌地写上了我的名字。2008年夏,苏州的一位来访者,谈到南先生定居于苏州吴江庙港,我便请他把我的著作带给南先生以致回礼。不久以后,我得到回复说,南先生很愿意与我见面。于是约定,我去苏州时将专程拜访南先生。
 
    2009年2月14日下午,我与夫人寿瑞莉来到苏州吴江庙港镇的太湖大学堂,南先生就在这里生活、工作、讲学、修身养性。
 
    我们到的时候约在下午4时许。南先生的一些朋友及工作人员首先接待了我们,并引导我们仔细参观了太湖大学堂。
 
    太湖大学堂占地面积广阔,一些工程还在施工阶段,但其中多是圆形的设计思路,似乎传达着南先生的一些哲学理念。我们沿着太湖湖堤参观了大学堂的自然景观,又参观了禅修与讲课的会场,接着来到南先生静修的小楼。
 
    南先生的藏书也在这幢楼里。陪同我们的朋友说,南先生共有数万册藏书,运到苏州时动用了整整一个集装箱。这些书集中放在同一层楼,走廊里、房间里全是书,分门别类,码放得很整齐。从这些书中,就可以看出南先生的渊博学识。南先生的客厅也摆满了书,有一些书刚看了一半。这些书并不都是古书旧书。他的书桌上甚至还有最新出版的金融危机方面的书。
 
    我们正在参观时,南先生到了。92岁的南先生身穿青色棉袍,看起来非常精神,稍微稀疏的头发短而整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接待我们的人说,南先生一直穿着中国传统的长衫。
 
    简短寒暄后,我们来到太湖大学堂的餐厅,与南先生共进晚餐。这是一间大餐厅,我们没有特殊化,只占据了其中一桌,而与其他餐桌的就餐人员并不打扰。南先生虽然年逾九旬,但记忆力好,谈锋甚健。当我谈到我收藏签名盖章书的爱好时,他说:“我送你两句话,这是古人的话,转送给你。”说着,他就拿起笔,龙飞凤舞地写下:
 
知君两件关心事
世上苍生架上书
 
 
    与南先生交谈,信息量大,知识丰富。经史子集、佛学道学,他都能信手拈来,加以引用。当我提出请他盖章时,他不但拿出了姓名章,还让人拿出一方言志章拓印送我,上面刻着:“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做好事。”
 
 
    不知不觉已近深夜。我们不便打扰太久,起身告辞。南先生坚持送我们上车。我怕他年迈,连忙劝阻,但他身边的人笑着说:“南老师比我们还健步如飞呢!”
 
    这一天,我共得到三本签名盖章书。除《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外,还有《人生的起点和终站》(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4月第一版)、《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东方出版社,2008年7月第一版)。南先生著述丰富,在《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上,我看到“南怀瑾先生著述系列”共有43种之多。我当时想,以他的精神体力状况,我相信他还会有更多著作出版。但很可惜,2012年9月29日,时年95岁的南先生在苏州不幸因病去世。
 
    2018年是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这篇文章,是我与南怀瑾先生的一次见面的经历,以此纪念这位值得尊重的文化老人。
 
 
(文章来源:南怀瑾学术研究会)
 
 

重要活动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温州乐清专题讲座
“佛法、科学与健康”的专题讲座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百年南师》
“南怀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花絮
“南师墨宝馆”开馆仪式
施艾珠:在南怀瑾先生家属捐赠家书墨宝仪式上的讲话
李慈雄:从历史长流看南怀瑾先生的立德立功立言
叶小文:向南怀瑾先生请益安身立命之说